第28章 夺舍(1 / 2)

他一把揽过林司橙,恶狠狠且充满戒备地看向亦青梅的位置,吓得少女都忍不住后退了两步,伸出手掌,将五彩斑斓的灵蝶释放,无数的灵蝶透过亦青梅透明的身体,在空中飞舞,散开,宛若漫天流星,璀璨而又脆弱。

在确定没有危险之后,南阳神君才缓缓的放开林司橙,又是松口气。

“草,漂亮的绿色的草。”小林司橙很执着,指着少女,不厌其烦地描述着自己看到画面。

粗粝宽大的手掌轻轻磨着他的小脑袋,南阳神君微微笑着,敛起所有的不耐烦,和善道:“是不是这两天太累了?”

他一直愧疚,当年二妖大闹仙界时,由于自己的疏忽,让林司橙受了惊吓,现如今看着比旁人呆愣的儿子一直重复着‘草’这个字,以为是当年留下的阴影,所以只是抚慰道:“阿橙,看到的不一定是真的,也有可能是幻觉,莫怕,不要被幻觉影响。”

小林司橙对这话似懂非懂,但非常肯定,自己父神不信自己,这让他恼怒,更加急切地想要证明自己看到的是真实的,于是更加卖力地比划着。

他越是这样,南阳神君便越是叹气,只道是儿子被伤了灵魄,更多哄着。

无解且死循环,最终小林司橙嘴巴一撅,非常委屈,一跺脚又跑了。留下伸出手停在半空中的南阳神君一阵长吁短叹。

原来小林司橙看自己是一株草啊,为什么会这样?亦青梅有些不解。但都人能给少女答案,正如无人能给小林司橙答案一样。

接下来的日子里,小朋友总是会拉着小伙伴,告诉他们自己看到的画面。有时候会指着仙娥说玉兰花,指着同伴说岩石,还有凳子、云、麻花之类的,但无一例外总是被嘲笑是傻子而收尾。

南阳神君只道是灵魄缺失,五觉不全导致的幻觉,便一遍一遍耐心告诉他,看到的,都只是幻觉。

一次两次不被信任,小林司橙还能辩驳,但次次都被否定,小朋友感受到巨大的不安全感,便也不再讲这些奇奇怪怪的事情了。

若是有人调侃他,是否还能看见神迹,小朋友只能把头埋进自己的胸口,默默走开,这使得小林司橙更加形单影只,不爱说话。

时逢武神将们素来爱攀比,小朋友因羞于开口,很多技法弄不清楚,在一次次地败北中,变得更加自卑。加上五觉缺失,修炼速度比别人慢很多,甚至明明用了十倍的气力,但依旧收获甚微,沮丧以及被压迫的自尊心逐渐反弹,性格开始叛逆。

只有叛逆时,林司橙才会感觉到安全。

眼前的场景在不停地切换,亦青梅看着林司橙逐渐长大,眉眼日渐俊朗,酒窝浅浅却痞里痞气,今日去掀仙娥裙摆,明日去别家仙府闹事,惹得南阳神君火冒三丈,时常大发雷霆,却又心疼儿子,舍不得动手。

如此却让林司橙非常肆无忌惮,顶撞的话一句比一句狠。

这天,打输的林司橙当众让人难堪,南阳神君气到差点晕厥,怒吼:“你个不孝子,滚!给本神君,滚出武神府!”

俊俏略带书生气的林司橙,酒窝浅浅,俊眼一眯反瞪了一眼,连话都懒得说一句,大步流星往外走。

微微叹了口气,亦青梅飘着跟了出去。

果然这个前一秒还拽上天的少年,一骨碌跑出去,就只是在深水寒潭边上傻傻愣愣地坐着,时不时抿抿嘴,露出浅浅的酒窝。

何必呢——

亦青梅伸出虚幻的手,戳戳他的脸,隔着虚空搅搅那两只小酒窝,也是默默叹气:这几年,但凡是他话说狠了,都会来这里静坐,一坐就是几天几夜,不吃饭又不睡觉。

幸好是个仙胎,不然这是要作死自己的节奏啊。

何必这样惩罚自己呢?你看,话说得越狠心里越愧疚吧。亦青梅叹口气,想要摸摸他的脑袋。

俊眼一眯,林司橙目不转睛盯着亦青梅,仿佛能看见她似的,眼中有些烦躁,默默撇过头去。

这动作吓得少女缩回手,左右看了半天,确定他的眼神是透过自己凝视远方的,这才松了口气:还以为这小子真能看见自己呢。

紧咬着唇的林司橙,鼻子呼气,有些气鼓鼓的,想发泄,但又憋了回去,那神态和南阳神君如出一辙。

最新小说: 诛邪之罪 修二代的日常随笔 老子是李元霸 洪荒:我真的有座矿 冰山大师姐被我暖化了(gl) 贫道非备胎[穿书] 咸鱼飞升 海王师尊养崽日常[穿书] 武侠之超神玩家 魇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