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身世(1 / 2)

但见亦青梅一脸失落,魇魔讪笑:“可以去看看,用最快的时间,找出线索。”

“什么意思?”

“每个人的梦境,内心所想都是不一样的,只要能找到的梦境的核心,介入法器,便有机会破除梦境。”魇魔的桃花眼里有着一些算计:“既然青梅可以入梦,可放心大胆一试。”

清冷的眼眸看着,亦青梅心中充满的疑狐。

“我自己的梦境,自己是进不去的。”他摊摊手。

关注着自己的小伙伴,亦青梅有些心动,想了想道:“我要如何入梦?”

修长的手指打了个响指,魇魔嘴角含笑,眼波流动有些云波诡谲,某一瞬间有一种蛊人心神的美,他唇角一勾,宛若地域之子:“随时入梦。”

琉璃一般的澄净眼眸扫视了四周,亦青梅在一阵晃神之中,竟又来到了武神府门口,祥云四溢,仙气氤氲。

“只有事实,才能使人沉溺。梦境里你改变不了任何,只能找到核心,赠送法器。”魇魔的声音中有些玩味的,仿佛故意为之:“你得自己抉择判断和寻找。哦,对了,至于法器,只要是你赠与的,无论什么,都行。”

亦青梅眉间一簇,听起来,这么随便?正想着,脚边一个胖嘟嘟白白胖胖的小孩子,无辜且好奇地看着她,胖胖糯糯的像是一个瓷娃娃。

鉴于孩子只有她半个小腿那么高,少女蹲下身子,尽量与他平视。谁知那大胖小子,伸出圆滚的手指,在半信半疑中,轻轻点了一下那张清丽无双的脸颊。

透过去了。

指间从亦青梅的脸颊上透过去了。

“呼!”小孩奶声奶气唤道:“有,草——大草——哇呜——”

操?嘴角一抽少女咽了一口唾沫,本能地微笑,保持礼貌。只见那小孩一顿一顿地跑走了,胖嘟嘟的背整个人都在颤抖。

正当亦青梅纳闷,小孩子集结了一群小朋友,不过都是些比自己高的,稍稍年长,小孩子,对着他们比划:“你们看——”他指着少女的方向:“草——”

同行人面面相觑。

“草——”胖嘟嘟宛若莲藕一般的臂膀,认真地描绘着:“一颗,绿色的草——”

所有的小朋友都离他有段距离,看着他也不讲话,像是在耍猴。

“哪里有?”终于同行的更胖更圆小胖墩也着实认真地瞧着,感觉要将亦青梅瞪出朵花来,却还是一脸疑惑:“林司橙,你骗人,什么都没有!”

林司橙?少女看了一眼那个粉雕玉琢的小娃娃,笑道:“原来,是林司橙的小时候。”

“草——”被这么一说,小林司橙很急,一直指着亦青梅的方向:“草——大草——”好像他只会重复说这两句话。

“就是啊,这里什么都没有。”同行的孩子也是一阵嘀咕:“柏安,走吧,不要和这种白痴玩在一起,不然,我们也会变白痴的。”

那个被唤作是柏安的小胖墩像是有些不忍心,上前想要和小林司橙叨上两句,被同伴一手拉走:“别理他,他就是一傻子!”

少女琉璃一般的眼眸透露着疑惑,小林司橙虽然看起来非常健全,行动也没有障碍,但是说话却磕磕绊绊的,有些不利索。

“草——”小林司橙黑菩提一般的眼眸很是着急,他急急忙忙戳着亦青梅的方向,比划:“一颗大草——相、信——”

他话还没有说完,众人已经拉着稍稍心软的柏安边走边唾弃:“武神官家的傻儿子,自出生便五觉不全,傻子的话,能当真?”

眼见着人群走远,小孩粉嘟嘟的脸上从烦躁迅速化为焦急,赶忙跑出去,边跑边比划:“草、大草——”只是他太小了,根本追不上:“相信司橙——”胖嘟嘟的腿一颤一颤,亦青梅都生怕他跌倒,赶忙跟过去。

在一片桃花林中,林司橙跌坐在地上,粉嘟嘟的小脸上还挂着晶莹的泪珠,他看着亦青梅,再看看已经走得没影的小伙伴们,失望溢于言表,低下头,非常失落道:“为什么,不信相信,司橙?”

环顾四周确定只剩下自己的小林司橙哭得更伤心了。

这个,小孩子哭要怎么哄?亦青梅有些无奈加上手足无措,伸手触碰周边的桃树,手指却透了过去,少女下意识划拉一下其他物体,无一例外,全都透了过去,她看着哭得贼伤心的林司橙,无奈地耸肩:看来,自己什么也做不了。

最新小说: 贫道非备胎[穿书] 武侠之超神玩家 魇世 洪荒:我真的有座矿 冰山大师姐被我暖化了(gl) 海王师尊养崽日常[穿书] 咸鱼飞升 修二代的日常随笔 老子是李元霸 诛邪之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