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神秘人(1 / 2)

死当然是不可能的,只是得找到这些傀儡军背后的操纵者,这傀儡军最狠的,是能把刚死的人,迅速变成自己的同类。

亦青梅放眼望去,触目所及,皆是傀儡。

一个不留神,这边的人员,已经只剩下了个位数。这也难怪,这场大战,共七十一仗,皇帝方反而死伤很多。

“不管了,我秋之就算是死,也要堂堂正正地死!”说着就要上前,舍身取义。

不过,这死倒是没死成。

因为所有的人,都被亦青梅定格住了,这是八阶低环的技法,暂停空间,只是人员过多,她的损耗很快,得尽快找到这些傀儡背后操纵者。

就在她傀儡中转悠,双眼模糊,体力有些不支时,看见了一双清冷的眼睛,明明那么淡漠却充满了慈悲,十分违和的搭配,却又充满张力。

师父?

面前的男子极美,面冠如玉紫衣高贵,只是眉眼邪佞,冷笑着看向亦青梅,一伸手,那白皙如纸的手指便沾上了一丝血。

是亦青梅的血。

疼痛使她清醒,这不是步风令,可是,少女眉间满是疑惑,真的很像,并且有一种难以言喻的熟悉感。

男子冷笑着舔舔指尖的血,饶玉兴趣地瞧着面前的人,从入阵以来,她就很淡定,没有慌乱,没有恐惧,那种一切都掌握在手的自信,让男子不是很舒服。

“你在找本座?”他开口道。

亦青梅愣住了,这声音,实在是太像步风令了。

曾经共同生活过六年,在不知不觉中,他说话的神态语气,少女都一清二楚,不知为何,明知道面前的男子并不是师父,但眼眶还是不争气地湿润了。

至少,这是个活的,能讲话的人。

要比画像之类的,好太多了。

“嗯,找你。”少女道:“找了你好久。”

“要从百人傀儡中找到本座,不容易。”男子唇角有着绝对的自信:“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所有的幻想,只会在她的脑中停留短暂的时间,亦青梅盯着那双纤尘不染的鞋子道:“打仗嘛,这么爱干净,不合适吧。”只是额间的汗珠却止不住地往下坠,定住这百来号人,毕竟还是很费劲的。

更费劲的是,亦青梅感受不到面前这个人的灵力。

情况确实比较糟糕:恐怕灵力比自己高出很多。

“嗯,是啊,比你高出很多。”男子道,嘴角的笑确实邪佞:“而且,本座也不是你的师父,小不点。”

这一句话,让亦青梅的冷汗频出:这都不用问了,这人的技法,是能够窥探人心,那怎么打?

灵力比自己高,想法又会瞬间被洞悉。

那不如,直接投降吧,来得实际一点。

“嗯。”那男子浅笑:“你想得不错,可以被实现。”他看着少女,明明是死到临头了,为什么还能这么淡定?即便是疑问,但他也从来也不会心软。

这个时候呢,不能怂,也不能尖叫,一定要微笑。

是的。

笑。

微笑。

微笑是能够打开人们心扉的钥匙。

就在男子动手的瞬间,亦青梅以极快的速度闪开,一瞬间解开禁制,所有的傀儡有顷刻的迟疑,便开始冲向中心的秋之。

这个操作,不是自寻死路么?男子冷笑:“再见吧!”

却猛地发现,自己的手脚被捆住了,灵力瞬间受阻,秋之如同被的提小鸡儿一样,被扔在半空中,四方傀儡们相互冲撞,瞬间死伤无数。

一滴汗从秋之额间低落,渗入泥土之中。

“论灵力,我确实打不过你。”亦青梅淡然道:“可你也不该轻敌。”这出场无数次,次次都成功的捆仙绳,毕竟在法器谱上,排名第五呢。

灵力不够,自然装备来凑。

就在男子被定格的一瞬间,少女瞬间移动到他身边,懒懒道:“你猜,我现在想做什么?”

洞悉少女想法的他,霎时间瞪大了双眼:“你敢!”

这话说的,这天底下有她亦青梅不敢做的事情么?

“如果,你不把这些傀儡兵撤开,我便扒光你的衣裳,让你在烈日下裸.奔。”少女浅浅道:“反正,我们也都相互不认得,这些就当是送你的见面礼。”

“你不是说本座像你师父么?”男子怒极反笑:“就是这样尊师重道的?”

“嗯,是啊。”亦青梅点点那张过分干净的脸:“谁告诉你,我很尊师重道?”她真的挑开了男子的衣裳,一脸浅笑看着面前的人。

这世间,只要是灵长类动物,都有羞耻心。而且这人连鞋履都不忍脏了去,自然更甚。果然那张妖媚清冷的脸瞬间煞白。

琉璃一般的大眼睛就这样看着,露出招牌式微笑,手上也没停着,漫不经心挑着那几件衣裳。

最新小说: 冰山大师姐被我暖化了(gl) 老子是李元霸 咸鱼飞升 洪荒:我真的有座矿 武侠之超神玩家 魇世 诛邪之罪 修二代的日常随笔 贫道非备胎[穿书] 海王师尊养崽日常[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