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修炼(1 / 2)

话说宇宙初开,天地一片混沌,无阴无晴,无我无你。

啊哈~~

那多好啊~~

亦青梅瞧着眼前双眸微红的少年,深吸了一口气,这个时候,得笑。

笑。

微笑。

微笑才是打开人们心扉的钥匙。

只不过少女没有丝毫想要躲避的意思,而是平静的温和的看着他,仔细的详尽的尽力回想着,是哪一个环节出了错。

回到原点。

那株茉莉花,戴在采薇发髻上的,那簇茉莉花:“所以,为什么给采薇戴上呢?那株茉莉。”

少年以为她在生气,斜长的丹凤眼不停地闪烁,解释道:“我害怕靠近你。”

这是真的,总是会莫名地心跳加速,呼吸困难。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他倒也忘记了,可能是大考的前一天晚上,也有可能是更早之前,可能有些行为连他自己都解释不清。

总是觉得,这个人就这么出现了,不突兀不矫情,很平常,如同每天吃饭,但她就是出现了。

“害怕?”少女将其理解为喜欢但不敢靠近,回避又依恋,这不是喜欢,是一种依赖,一种获得安全感的依赖方式,琉璃一般的大眼睛里充满力量,她浅笑着:“明白了,对于误会你与采薇,表示抱歉。无论怎样,无端揣度别人总是不好的。”

“那梅梅,你的意思,是接受我?”林司橙似乎有些不敢相信,这,难道,这么简单?

亦青梅眼眸中,这是个青春懵懂的小男生,有他的可爱,可以做朋友,但绝非恋人,她微笑着,温和而淡定道:“橙橙,不如这样吧,待你看过这广袤的天地,见过各色的人群,经历世间事,有一天,当你见我,依旧会心跳加速面红耳赤,再谈谈不迟。”

“什么意思?”林司橙斜长的丹凤眼里俱是疑惑。这段话,既没有拒绝也没有答应。什么叫看过广袤的天地,见过各色的人群呢?

大约是嫌弃自己毫无经历,颇显稚嫩吧。

昨夜,她也是这样讲的。

“就是,你有大好人生,得先享受,恋爱,只是一个部分,水到渠成就行了。”亦青梅拍拍他的肩膀道,喜不喜欢这件事情,只占人生漫长的历史长河中的一个小小的部分。在大好的年华,用来一去冒险闯荡,见见世界,不是更好么?

但显然,少年并不能理解,什么是得先享受,他很失落也异常执着:“什么意思呢?能说人话吗?”

好吧,这大约就是三十岁与十八岁代购。

于是,亦青梅微笑着说:“先把蒲牢送回东海之滨,我们能回零度学院,之后你作为天界武神将,能见到更广阔的世间,而我,可能是你见过的巍峨高山的一小部分——”

“打住。”少年蹙着眉,一脸茫然:“说人话,明明年纪不大,怎么说话这样老成?”

“我们不合适。”

“没试过,怎么知道不合适?”

嗯,好吧。亦青梅叹了口气,不想与小朋友争辩,想想道:“这些目前还没意义。”

“那什么有意义?”

“先出上古吧。”

“然后呢?”

“你的灵力能到八阶?”亦青梅想起这厮与南阳神君立的生死状:“至少,你得保证,自己是活着的吧。”

这样讲的话,就明白了。林司橙沉吟了一下,嗯,目标清晰,也是一个值得考虑的问题。

不过这也加深了,自己刚刚的猜想,唉,不就是觉得自己资历尚浅么。

没事!

少年心中充满了火焰与生机:“那,一起嘛,一起闯荡九州四海嘛。”嘴边还是那颗狗尾巴草,酒窝依旧浅浅,但相对之前多了一份动力!

也行,亦青梅点点头。不管对方心中是怎么想的,至少表面上,这个小小的桃花债,是有惊无险的,遂笑道:“采薇的伤,还需要好好休养,只是心理上的创伤,也不可小觑。”

“我不去照应她。”林司橙回答得干脆:“既然会造成误会,那本身就应该遏制。”

这话倒也没有什么大错。

亦青梅没有圣母心,不会傻吧垃圾让误会加深,思虑了一下道:“嗯,那没事,我来照拂她就好。”

“嗯,我避嫌。”末了,还不忘添上一句:“最好是要解释一下的。”

是要解释的,若是后面走偏了,必然也不是一个好结局,少女也是白了一眼:“你别太自我感觉良好,也许,人家采薇也根本没有喜欢你呢。少往自己脸上贴金。”

“切!”少年大袖一甩:“本公子人见人爱花见花开,棺材见了也翻盖!”

“自恋鬼。”

两人相视一眼,噗嗤笑了。

烛火摇曳,那张苍白如纸的脸上几道可怖的伤痕,可见森森白骨。脸上传来的疼痛,远没有刚刚那些话听来刺痛,虽然他们言语很轻,但方采薇还是听到了,原来是自己自作多情了。

这一字一句虽然扎心,但聪慧如方采薇,也都明白,幸好,未曾挑破。

若真挑破了,难堪的,是自己。毕竟还是情浅,未到刻骨铭心的地步,碎了便碎了。方采薇生来也倔强,并不觉得这事,要怨怪什么。

只是低低的喃喃的自嘲,怎会动了这样歪的心思?母亲教诲:无论如何,力争上游,竟羞耻地忘在了一旁。

最新小说: 冰山大师姐被我暖化了(gl) 老子是李元霸 咸鱼飞升 洪荒:我真的有座矿 武侠之超神玩家 魇世 诛邪之罪 修二代的日常随笔 贫道非备胎[穿书] 海王师尊养崽日常[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