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戏耍(1 / 2)

心里却犯嘀咕,这孩子的力气,还真不是一般的大,要不是自己的骨头还有点牢靠,恐怕要被掰折了去。

或许是一切来得太快,上一刻刚在一起谈笑风生,下一刻便生死未卜的巨大落差,让少年心中产生了前所未有的恐惧。

恐惧自己不够强大,无法保护想要保护的人;恐惧世间事变化无常,无法预知惊喜与意外哪个先来;恐惧心里重要的人,无缘无故消失;这一刻,想要变强的念头,在心中开始萌芽。

若不是自己机警,在那片树林里来回了两次,是不是就要错过眼前人了?

是的,父神说的是对的:好男儿,当有血性,志在四方。有安身立命之根本才能有护妻养儿之能耐。

“大兄弟!”亦青梅拍拍少年的背:“你深切的盼望,我感受到了。”她咳了两声:“再抱,就要喘不过气了。”

“嗯!”林司橙有些害羞,外加手脚不听使唤,慌里慌张放开亦青梅,又觉着老没面子,于是嬉笑着掩饰紧张:“我可没占你便宜。”说完,偷偷看了一眼咳嗽的少女,蹙眉:“味同嚼蜡哟——”

琉璃大眼浅浅一眯,好家伙,逗我玩呢?少女毕竟活过两世,也是轻蔑一笑,重点扫了一下林司橙周身,开口,摇头送了四个字:“乳臭未干。”

啊?少年有些发懵地看着一身清冷进入竹屋的亦青梅,查看了一下自己周身,乳臭未干?什么意思?嫌我太幼稚?

于是第二天,天刚蒙蒙亮,周身稍微酸痛的亦青梅便听到,竹屋外,总有一些奇怪的,嗯、啊的声音。

揉着睡眼惺忪的眼睛向外张望,便瞧见了,咬紧牙关,努力挑水的少年。

“橙橙?”少女疑惑:“你做啥?”

林司橙回眸,恰到好处地浅笑,一派温润的笑容,将手中的水桶放下,再装模作样地清清嗓子:“啊——这天朗气清——”

头顶冒出三个问号,亦青梅抬头看看还未全亮的天,怀疑少年怕是哪里有毛病。

“鸟语花香,正式锻炼的好时机,啊~~~”说着便撸起袖子,显示他那强壮的肌肉线条,瞧你看着,还敢说是的乳臭未干么?于是高傲地抬起了头。

“那,早饭你要包了么?”亦青梅笑道。

“没问题!”那股与生俱来时不时冒出来的自信,此刻,正在林少神身上淋漓尽致地发挥着。

待到少女点头微笑,转身离开。

林司橙才意识到:早饭?煮早饭?啊?早饭不是直接用来吃的么?还用煮?

关于辟谷这件事儿,在九州四海除了天界大神级别以外,其他很少辟谷。毕竟食材用的得当,灵力也能增进不少。

这世间不少是做餐食生意的,能大捞很多银两,但能做成的,相对也少,毕竟贩卖灵力食材是个苦差事。

亦青梅被吵醒,倒也没睡着,找了个舒服的地儿躺着。芥子之中,有些灼热,掏出来一看,原来是从南阳神君那里收的锦囊。这锦囊一进入上古,便一直发出微弱的蓝光。

用灵蝶探视,隐约感受到微弱的灵魂之力,那气息很熟悉,少女是怎么也不会忘记的:那是师父微弱的气息。

师父难道并未身陨?但他明明是在自己面前魂飞魄散的。

少女闭上眼,六年前,她被幽禁,一天半夜醒来,步风令那透明的鬼魅的身影就飘在眼前,如同她在十世水镜中看到的那样,眉眼清冷嘴角噙笑,让人难以琢磨。

步风令引她到学院后院的悬崖边,一人站着,白衣胜雪目视远方,指指天上月亮,笑着说了些什么,她听不到。

她唤师父,那人只是浅笑。那时的亦青梅很害怕,害怕那种飘忽不定的感觉,害怕面前的人没了,害怕自己又孤苦伶仃无人作伴。

她的师父,一直站在悬崖边上,凝望着清冷的上玄月,凄美地笑着,就这样笑着笑着,“嘭”得一声,化作了漫天的流光,再也消失不见。

手指猛地收紧,亦青梅握住锦囊:是你先丢下我的,是你不守信用,恨你是应当!只是怨怼越深,那锦囊幽幽的蓝光便越盛。叹了口气,将锦囊藏起来,复又看看手忙脚乱的少年发呆:我们提早进入了穿越之门,来了上古。

既然蒲牢也在,那是不是所有人都在?

谁有这么大权力,能够调动穿越之门?他的动机又在哪里?为什么要这么做?

正在思虑,鼻子闻到了一丝焦糊,放眼望去,那昨晚还在风中摇曳的白色花海,折腾了一早上,已经蔫儿不拉几,无精打采了。

“梅梅!”那少年兴奋地招手:“快看,早饭做好了!”

亦青梅表示高度怀疑,但秉持都要尊重他人劳动成果的原则,还是勉为其难动了身,看着一桌碗碟,好奇道:“天神们,都需要吃东西么?”

“像父神那般九阶灵力自然不用,但,像我们这些小鱼小虾,总是要吃的。”林司橙一脸土灰,就算是这时,都不忘叼一根狗尾巴草,笑道:“只是有时吃的不一样,所以煮饭这件事,也就只能将就了。”

看着少年像是献宝一般将碗碟打开。

亦青梅也是大开眼界,并没有想象中的一团焦糊,而是一桌的山珍野味,这,简直不敢相信。

“你做的?”少女惊奇道。

林司橙害羞地笑着:“那可不?快尝尝?”那期待的小眼神,简直不要太纯情,害得亦青梅心跳都看漏了一拍。

带着十分欣喜的心情,亦青梅动动筷子。

咦?

这菜,怎么都夹不动?

“怎么啦?”少年一脸期待。

“没事,就是夹菜有些费劲。”亦青梅总有种说不上来的别扭。到底是哪里?嘶——,又看看那酒窝浅浅期待满满的少年:这笑容是不是太过了?

但经过不懈努力,终于夹下那么一小块菜,少女在关切的目光中,半信半疑地放进嘴里——

嗯——

这——

好啊,简直就是,人间极品啊!

那股从味蕾蔓延开的馊水味直冲脑门!

水!

亦青梅手像鸭子一样扑棱。

是怎么做到,焦糊和齁咸齐飞,土腥馊味成一色的?简直,不能用言语形容!

水!

少女压根没有机会说一句话,只能四下找水。

最新小说: 诛邪之罪 修二代的日常随笔 老子是李元霸 洪荒:我真的有座矿 冰山大师姐被我暖化了(gl) 贫道非备胎[穿书] 咸鱼飞升 海王师尊养崽日常[穿书] 武侠之超神玩家 魇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