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上古(1 / 2)

两个少女,一坐便是三个时辰,眼看着武神府接连几个偏殿坍塌,尘土飞扬,前来巡视的小仙官也是一波接一波,议论纷纷。

方采薇从神经紧张到疲累,就这么目瞪口呆地看着。

“青梅姐姐,这样打,真的没事吗?”她问道。

“没事,能有多大点事儿?”亦青梅笑道:“能动手的,打起来的父子,也算是一种沟通。”说完自己就违心地的啐了一口:“要是真的,没动静了,那才可怕。”

“嘭!轰隆隆——”

“第几座了?”

“十二座。”

亦青梅摸摸鼻子:“嗯,武神府,真大呀~~~”

“哐当——轰——”

“第十三座。”

又是半个时辰,终于,再无半点打斗声。方采薇与亦青梅侧耳听了许久,两人互看一眼:真的没动静了。糟了,不会真出事情了吧。于是赶急赶忙往最后一个冒着青烟的偏殿赶。

在一片残垣废墟中,一抹洁白如絮的云彩飘来,上面躺着精疲力尽的父子。

“你小子,突破四阶了啊。”南阳神君虽然气喘吁吁,但掩饰不了那份骄傲之情:“不容易啊。”

呈大字型躺着的少年,嘴里叼着狗尾巴草,笑道:“不夸一下?”

“呸!”南阳神君毫不客气吐了一口唾沫:“你弟弟,不到十岁,便已经是四阶灵力,你哪来的脸求夸。”

“哦豁~~”林司橙深思一口气,眼中还是掩饰不了的失落:“算了,反正都一样。”

“你昏迷前的那场武斗,还是很有骨气的。”南阳神君顿了一下,捻着胡须嘴角含笑:“有本神君当年的风范。”

“嗯?”少年眉梢一挑:“夸得明显一些,会怎样?”接着别过脸去:“怎么还带连着自己都夸进去的。”

“道路且长,多加努力。”

“唉——”林司橙叹了口气,想想道:“我会日益精进灵力,不会怠慢的。”媚长的丹凤眼微垂:“不会、不会让父神再担心我的。”

良久,南阳神君未曾答话。

少年透过薄如蝉纱的云层去看自己的父亲:只见他双唇颤抖,两眼微红,似哽咽又似微笑,这一

看让少年鼻子一酸心中发紧,赶紧别过脸去。

“不容易啊,终于不寻死觅活了。”南阳神君感慨道。

这让有一丝想哭的少年瞬间憋了回去,冷眼道:“认错快,下次还敢。”

“你说什么?”威严的声音不容置疑。

“好好读书,修习灵力!”

南阳神君这才点头,思量了片刻道:“好男儿,当有血性,志在四方。有安身立命之根本才能有护妻养儿之能耐。”

少年一震,媚长的丹凤眼有些跳跃:听这话,是被看出来,自己喜欢亦青梅了么?还是被自己父神提出来,他自然有些发憷:“嗯,知道了。”只能顺应着答下来。

又是一段尴尬的沉默。

林司橙想了半天还是道:“父神,这次儿回来,是想借一物的。”

“确定是借不是偷?”南阳神君笑道。

嗯?

少年脸一红,再看向自己父神,有些羞,果然还是瞒不过,于是道:“现在是借。”

“哈哈哈哈——”南阳神君仰天一笑,目露精光:“千里锥可以借给你们,但你,要立下生死状。”

啥?

不仅是少年,亦青梅和方采薇都是一头雾水,借神器要立生死状?

“承诺,在零度学院,灵力修为能达八阶,本神君就把镇殿神器借于你。”

“噗嗤——”

两位少女皆是不厚道地笑了,武神就是武神啊,连要求都提的那么武神。

“父神——”林司橙有些绝望:“立下生死状,若是达不到,您儿子我,就得下九幽黄泉,永世不得超生了啊。”

南阳神君翻了个白眼:“和你没去过一样。”

这句话把少年堵得死死的,确实去过,还是四次。

亦青梅心中思量:正应了那句老话,姜还是老的辣呀。

在林司橙不情不愿又哭哭啼啼撕心裂肺签下生死状之后,终于拿到千里锥的三人开心到模糊,即刻便返程回学院。

那瑰丽的天空,祥云变幻莫测,南阳神君神祗一般的光芒璀璨得令人睁不开眼:臭小子,我等着你!

威严而沙哑,关切而克制。

腾云驾雾中的林司橙心中一颤,却也暗暗发誓:父神你且等着,终有一日,汝儿战甲归来,开天辟地!

“喂,你别哭了啊。”藏在衣袖中的亦青梅道:“哭鼻子,是要被耻笑的。”

还真别说,此次归来虽然和计划中的不同,但也是心安了许多,少年一出武神府,又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哭?见鬼了啊?”

亦青梅与方采薇各自耸肩,相视一笑。

还真是一对友爱的父子。

已离开天界的三人一路开心商讨着,不知诸葛灵仙与叶舒舒的那边进程如何,面前突然狂风暴雨,黑云扑面而来,瞬间迷蒙了视线,强大的气流如同一双无形的大手,吹得少年压根站不稳,连续翻了好几个跟头。

袖中的两人所处的小型结界也是寸寸裂开,狂风大作,将两人吹得东倒西歪。

“怎么回事?”方采薇尖叫出声。

“不、知、道!”少年用袖子遮挡铺天盖地的风沙:“你们在哪里?!”

最新小说: 贫道非备胎[穿书] 武侠之超神玩家 魇世 洪荒:我真的有座矿 冰山大师姐被我暖化了(gl) 海王师尊养崽日常[穿书] 咸鱼飞升 修二代的日常随笔 老子是李元霸 诛邪之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