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武斗(1 / 2)

亦青梅暗自思忖,但也是相对镇静,待那小仙官离开,便一五一十将事情的始末讲给了南阳神君听。

大胡子被气得一颤一颤的,南阳神君怒道:“我南阳神君的儿子,还轮不到一个外人来教训!”

说着长袍一挥,气势汹汹便踏脚出了门。阳光洒在他玄色的战袍上,神圣而伟岸,他大步向前,坚定而有力。

这便是父亲么?亦青梅有些的感叹。

一路跟着,一路的桃花,粉红到荼蘼,宛若笑靥甜丝丝的。少女一边走一边感叹:这哪像一个武神住的地方,看起来像是哪位仙子的雅居吧。

随着花瓣儿簌簌而落,鼻尖的少女眉头紧蹙:在微苦的桃花香味中,掺杂了一丝淡淡的血腥气。

越走,血腥气便是越重。

待到视野开阔之时,映入眼帘的便是口吐鲜血被打倒在地,但依旧顽强地想要站起来的林司橙。

“向你家柏安祖宗磕头认错,就放你一条生路!”柏安虽然双手自然垂下,但脚却狠狠地踩在少年的手掌上。

“嗯!”林司橙闷哼一声,半只脸都嵌在地上,牙齿间都是血水,尽管这样,他依然笑道:“我家祖宗早已入土,没想到柏安少神这样有雅兴下冥界作陪,下回清明时节,定会多烧些纸钱给你!”

“我看你还嘴硬!”肥大的脚狠狠地踩着:“给我磕头认错!”

“你见鬼!”

只听得咔嚓一声,竟是手骨断裂了,这是硬生生承受不了重量刚压断。

“嗯!”还是闷哼。

在一旁观战林司佑死死被身旁的小仙官抓住,神情着急,却讲不出一句话来。这是武神殿的规矩:若是两方相约武斗,那其他人都不能干预,不能有杂音,不能私自打扰,直至两人战斗结束为止。

“怎么,刚刚断我两只手的时候,没想过报应这么快就来了?”柏安笑得很阴恻,他凑近了地上丝毫不能动弹的林司橙:“再告诉你一个秘密。今日来,本少神就是故意的,你那么冲动,正中下怀,我要你那不可一世的爹爹,下跪给我磕头!”

百座武神中,南阳、北烈的名号的可谓旗鼓相当。这众武神之首的位置,也是暗潮汹涌。这话一出,林司橙也就明白了,这厮为何这样快就找上门了。

“呸!”少年咬牙道:“若是让我服你,除非江河倒流!”

那柏安少神,以五阶灵力将只有二阶灵力的少年死死压住,明眼人都瞧得出来,这根本也不用打。

因为林司橙没有还手的余地,甚至连讲话,都是被死死压住。

“但凡你说一句,我错了,本少神就放过你。”柏安唇角一勾。

“滚!”

柏安也不怒,靠近了林司橙,轻声道:“我知道,这不是你的本体。”他单手运劲儿,形成掌形:“若是在这武神府,将你魂打散,你说会怎样?”

若魂魄震碎,就真的灰飞烟灭了。

绵柔的掌力,若泰山一般缓缓注入,一种无形的压力像血手无情地撕碎整个经脉。

即便是这样,林司橙依然紧抿着唇道:“你、做、梦!”竟是调了周身的灵力在抵抗这一掌。

哪怕是螳臂当车!

少年抱着必死信念,周身发出强大力量,光芒大盛,竟一时让众人睁不开眼。

“这是什么?”柏安惊呼。

这种光芒越来越盛,璀璨到不可夺目,少年长袖猎猎,眉眼间据是决绝:我特么就是死,也不会服输的!

突然一股强大的力量,像是泉水一般涌入天灵盖,林司橙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舒畅。

他,突破二阶灵力了!

小胖手罩住眼睛,柏安冷笑:就算你突破瓶颈又如何,不过就是区区三阶,一样碾死你。等会儿,好像不太对,他突然觉得脚下的手像是一团火,越烧越烈,越烧越烫,越烧越强劲——

这怎么可能?

少年此刻仿若进入了冰与火的世界,体内像是无数蚊虫在叮咬,每每被嗜咬一下,便能感受到一股滔天的热浪冲击着原本冰寒的身体。

终于少年仰天长啸一声,四处桃花纷纷被震落,花瓣打着旋儿飞舞,宛若成千上万的灵蝶,瑰丽而绝美。

众人眼前,是躺在血泊里的少年,以及被气流震得数米开外,一脸震惊的柏安。

怎么会有人,可以同一时间,连升两级?这是绝无仅有的。

橙橙,他开悟了。亦青梅也很是震惊。也许,这就是林司橙这十几年来,日夜不停训练,哪怕没有掌声,也在默默坚持,想要向自己的父神证明的结果吧。

她抬眼看看身旁的人,果然,那炯炯有神的双眼中,仿佛有一丝湿润。

虽然此情此景,应是要上前,哎呀一声,少神你怎么伤得这样重,担心不忍紧张难受等情绪一应俱全。但亦青梅的却还是忍不住笑出了声:虽然灵力飞升是件好事,但这也被打得太惨了吧。

并且她有理由怀疑,这个柏安少神是嫉妒少年的美,不然怎么会,所有的伤,都在脸上?明明分开前还是一个偏偏如玉的公子,这会儿完全是面目全非啊。

她这一笑,众人皆是一愣,极度疑狐地望向这个容貌清丽的少女。

最新小说: 诛邪之罪 修二代的日常随笔 老子是李元霸 洪荒:我真的有座矿 冰山大师姐被我暖化了(gl) 贫道非备胎[穿书] 咸鱼飞升 海王师尊养崽日常[穿书] 武侠之超神玩家 魇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