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测试(1 / 2)

林司佑正处于对万物好奇的年纪,府里的那些仙娥们又喜欢逗他,近日听了许多儿女情长的趣事儿,他眨眨眼,奶声奶气道:“是这样么?”

怎么说?是,那自己又没问过亦青梅,不是,这要怎么搪塞过去?

少女见林司橙左右为难,上前解围道:“少神刚回,想必也是有一肚子的话想说,何不进了府里再说?”

林司佑闻言抬头,笑道:“仙娥姐姐,真好看。”他一向与哥哥亲厚,既然是哥哥带回来的女子,他自然不会为难:“说的也是,确实应该好好歇歇。”

他揽起少年的手:“走吧,哥哥,父神知道你回来一定很开心。”

很开心?

少年皮笑肉不笑:今日若不是有这么一出闹剧,那他见的,不就是自己焦香的身躯么?尽管这样想着,林司橙还是被拉着走了,还不望给两位使眼色,示意跟上。

这下取神器,便复杂了。

见武神南阳神君?

方采薇连大气也不敢出,这个在凡间,家境颇为殷实的姑娘,十分胆怯。毕竟,这些人,可不就是她们日常祭拜的青天大老爷么?

原本,自己能进零度学院,便是自己的母亲走亲访友,利用各种人脉换来的。她见过最大的官,是当地知府,真要正儿八经见一个神仙,方采薇只觉双腿有些软,呼吸急促得很。

心细如尘的亦青梅看出友人的异样,问道:“你怎么了?”

她本想说两句的,但,又怕被笑话小家子气,深吸一口气,又摇摇头。

看她这样为难,亦青梅想着无论是柏安还是林司佑这样明晃晃挑开,毕竟是没有顾及女孩子的心理,安慰道:“莫怕,林司橙这厮平日里看起来不靠谱,关键时候挺有血性的,他会护你周全的。”

这一句,他会护你周全的,让方采薇惴惴不安的心,缓缓平静下来,微笑着道:“青梅姐姐,你怎么都不怕呢?”

少女浅笑,这个世界,除了零度学院那83个穿越之门,她还有些熟悉,其他的,皆很陌生,九州四海的修行者,皆以灵力为尊。

这天上自然也不例外。

实在不行,拼一拼呗,毕竟自己都是活过两次的人了。若再不敢想,不敢做,就算活个千万次,不都也一个样么?

“有人护着呗。”她指指前面被自家兄弟拖着走的少年:“我们还要一起去上古呢。”

方才方采薇听着,也不知为何觉得心安许多,步伐也轻松了。

“是哪个姑娘啊?”林司佑不依不饶摇着自家兄长的手臂道:“带花的,还是不带的?”

······

“你们认识多久了啊?学院里认识的么?”

······

“那这次,你打算与父神讲么?是要定终身了么?”

······

“哥哥——”

林司橙内心暗暗发誓,待这次走之前,一定要好好教训一下府里的仙娥们。平时都与这小孩儿唠嗑些什么,竟把小神君带得如此长舌。

一众人有说有笑地走着。

小仙官见此状况,赶忙跑去向南阳神君通报。

“是少神大人,带着两位仙娥归来,并不是小贼。”

司橙回来了?

许久未见儿子卧病在床的南阳神君双眼一亮,心中很是欣喜。毕竟天上与零度学院的时间一致,他这一走六年,并无书信。

六年前,冥界与他交好的秦广王差人来通报说,这小子,又犯浑,进阎罗殿了,他心如刀绞:寻死都三四回了,看来真是自己逼他逼得狠了。

可他堂堂南阳神君的儿子,难道真是烂泥扶不上墙?

他既愧疚又心疼,带着强烈的不甘与期望,想想又十分生气,带着仙娥回来?还两位?这是自己没什么本事,就学会沾花惹草了?

一拍桌子:“哼!逆子!”

原本是玩物丧志,这会儿倒好,开始迷恋女色了,南阳神君怒道:“将那两个迷惑少神的女子,给本神君关起来!”

“是~~”小仙官瑟瑟发抖,领了命就要出去。

“慢着!”南阳神君思量,当着儿子的面带走人,怕伤了孩子的心。毕竟是儿子带上来的姑娘,也不必太过苛刻。还是婉约一些,自己先去瞧瞧,若是品性不错,再议议,他实也不是那种,油盐不进毫无缘由就要棒打鸳鸯的人。

于是继续凶道:“带到偏殿候着。”

“是~~~”小仙官继续瑟瑟发抖。

“好吃好喝,伺候着。”

“是~~~~”

挥一挥手:“去吧。”

“是~~~”那小仙官委实被吓得不清,武神发火,非同小可,看来对少神的气,还是没有消啊,领了命,一路小跑,在一众人未抵达之前,急吼吼传了令。

“父神可说,为何让她俩去偏殿喝茶?”林司橙眼皮跳着,有些不安。

最新小说: 咸鱼飞升 海王师尊养崽日常[穿书] 贫道非备胎[穿书] 冰山大师姐被我暖化了(gl) 魇世 老子是李元霸 诛邪之罪 洪荒:我真的有座矿 修二代的日常随笔 武侠之超神玩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