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意外(1 / 2)

父神设下的幻术,这下遭了:之前自己都差点被雷劈得又去见了十殿阎罗,得亏自己是少神,不然哪来喘息的机会。那两姑娘,一个只有三阶灵力,一个没有丝毫功底,这不是要被劈得连渣都不剩么?

林司橙心下着急,转身就走。

但他万万没想到,折回后到达时,是这幅景象:

一众的仙官倒了一地,亦青梅高坐在假山石上,有条不紊地说着:“服不服?”

“不服!”那为首的肥头大耳,凶神恶煞地道:“你个小赤佬,敢这样对我,你可知我父神是谁?”

打不过就搬出爹爹,走出去就耀武扬威,真是败家儿。

亦青梅微笑,摇摇手中的绳子:“这呢,是零度学院祭司送的捆仙绳,上捆神仙,下捆小鬼。你要是不认错,我便丢你进这阵中,让五雷轰死你得了。”

“悍妇!”那人凶道:“本少神的父神乃是北烈神君,掌所有武神官的生死,悍妇别得意,定让你生不如死!”

“卑劣?”亦青梅神情平静,不慌不忙微笑着:“那是有够卑鄙伪劣的。”

“你!不知天高地厚!”

天多高?地多厚?亦青梅浅笑,这天上神仙何其多,光这武神就有近百个,你那爹爹北烈神君,成天还要提防着,哪个突然造了反,夺了这位置呢,就你个败家子,到处出去宣传。

“反正你要是不服,尽管耗着。”她甩甩衣袖:“我陪着呢。”瞧着那被捆仙绳捆出来的米其林造型,她好心提醒着:“捆久了,被嘞出淤血,很难恢复的。”

林司橙瞧着,一下子刷亮了眼睛:那地上跪着的,可不就从小与他一起长大,没少给他气受的,一众少神么?

天上这些神仙中,武神最好斗,多半是人间武将飞升上来的。原本皆是打仗的好手,输赢胜负,自凭胸中丘壑。但在这天上,一派祥和,打不了仗,带不了兵,怎么办呢?平日里也没个消遣,自然是有事没事,拿自己孩子出来溜溜。

谁赢了,谁是老大呗。

可怜林司橙,天资平平,常常垫底,时时被愚弄。幸好,他也算机灵,偶尔耍点小把戏,也能让这些人苦不堪言。

久而久之,这梁子也就越来越深了。

“怎么回事?”林司橙走近在一旁拍手叫好看热闹的方采薇,轻声问道。

那姑娘被吓了一跳:“你咋走路没声?”

少年道:“哪是我没声,是你俩,太投入了。”

“咳——”她回应道:“你刚走,我与青梅姐姐刚想踏脚,花——”她指指发髻上少了一半的花:“没带好,掉地上了,瞬间电闪雷鸣,即刻便焦了。青梅姐姐说,这里设了阵,咱走不过去,只好在边上等着。”

林司橙听到这里,猛松了口气:看来父神这是下死手啊,只要是个活物都不放过,他就不怕我走后门么?后来一想,以前也不是没干过,也就释然了,那次可是电得他直接躺了数月啊。

“后来,这一群——”方采薇在想措辞:“嗯,这一群小赤佬,借着走访的名义,调戏我俩——”

小赤佬?

哈哈哈,少年一听,乐了,这原本是那北烈神君的口头禅,这会儿,原样送回了。又听到,两人被调戏了,气不打一处来:“那你们?”

“放心着呢。”方采薇见他这样关心自己,心绪难平,想想道:“都没事,青梅姐姐一祭出捆仙绳,他们就动弹不得了。”

看着这一众人,少年露出洁白的牙齿。

“千年等一回啊,这会儿落我手上了吧。”随即上前,拍拍亦青梅的肩膀,可又像是想起什么,想被出触电般缩回手,咳了两声道:“干得漂亮!”

这一群狗胆子包了天的,看着我家方小姑娘花容月貌,就直接上手,真是嫌活得时间太长了。亦青梅看了一眼少年道:“一群色胚,得好好收拾收拾,长长记性。”

那为首的胖少年,抬眼一瞧,轻蔑道:“原来是千年手下败将,林司橙啊。”虽然被五花大绑,但神情依旧张狂:“快给我松开,不然,将你这武神府都夷为平地!”

少年眉眼如画,酒窝浅浅:“说,你哪只手,调戏的我家姑娘?本少神给你卸了!”

他说,我家姑娘。

方采薇眼神闪烁身子微侧,嘴角止不住的笑意。

那人笑道:“你以为,我要调戏她俩?”他不屑道:“姿色平平,难登大雅之堂!”啐了一口又继续道:“那姑娘,有你亲手赐花,必然是你心上人,我欺的,从来都是你林司橙!”

这话一出,惊到了两人。

那清瘦弱小的姑娘,这会儿既是开心又是心疼。开心的是,少年的心意,昭然若揭。心疼的是,听这人的口气,也不是一时两时,少年必然受过很多苦。自己毕竟人微言轻,帮不上忙的,思及此,心中便又是叹气。

然而少年听在耳朵里,虽然愧疚,但也松了口气。愧疚的是,因为自己欠考虑,让方采薇受了辱。庆幸的是,自己的心思,倒也没被戳破。

“哼!”少年一挑眉,嘴里叼着时刻不离身的狗尾巴草,亦是轻蔑:“怎得柏安少神,这么想你家林爷爷?迫不及待要给本少神行跪拜大礼?”

最新小说: 海王师尊养崽日常[穿书] 冰山大师姐被我暖化了(gl) 老子是李元霸 修二代的日常随笔 武侠之超神玩家 魇世 咸鱼飞升 洪荒:我真的有座矿 诛邪之罪 贫道非备胎[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