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同心(1 / 2)

眼看着林司橙一直低着头,少女垂下眼睑:从遇到少年开始,他从未像现在这样深沉。琉璃般沉静的眼眸微微侧动:“嗯,甚好甚好。”

“哪里好?”方采薇撑着下巴,看看周边的人,皆是一水儿的迷茫。

“送蒲牢这件艰巨的任务,终于有个小突破口,不是好事么?”

额······

方采薇面无表情。

叶舒舒面无表情。

诸葛灵仙面无表情。

林司橙也——

哦,不,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微微笑了一下:这是,在给他喘息空间呢。

“要我去借神器也可以。”少年嘴角一抿,酒窝浅浅:“梅梅,你得跟我一起去。”他咬着狗尾巴草,吊儿郎当道:“帮我扛着点,我父神容易揍我,可疼了。”

······

这话,听起来,需要女子来帮忙抗揍?

这软饭吃的,独树一帜啊。

“没问题,橙橙。”

两人相视一眼,隔空一笑。

······

梅梅和橙橙?

诸葛灵仙生平第一次耳根子一僵,撇过脸去,不想搭话。

叶舒舒扶额,实在看不下去了,只得继续讨论说:“上古战坑,那可是只有强者能呆的地方。”

她单手撑开,无数灵蝶自手掌飞舞,环绕众人。一时间馨香四溢。叶舒舒蹙眉道:“灵力十阶,五阶后,每阶又分为低中高三环。尔等不过区区二阶、三阶、六阶低环。”她依次看向林司橙、方采薇、诸葛灵仙:“就凭这点儿灵力道行,就想穿越上古战坑?笑话,不被撕碎才怪!”

原本这样私探旁人灵力,无异于偷窥,是极不礼貌的。叶舒舒一向主观,诸葛与林司橙倒也心态好,不甚在意。但方采薇怯生生的眼眸里却闪过一丝厌恶:真是个狂妄自大又不懂礼数的家伙!

“不过,你——”叶舒舒凑近了亦青梅:“为何我,探不出你的灵力?”她自认为,在年轻一辈中,灵力六级中环,已是让人望其项背的存在,无人可超越。

这不是叶舒舒自傲,而是,灵力五阶之前,但凡是个人,只要勤奋努力,皆可达到,只是时限的问题。

但五阶之后,一环之差,犹如沟壑,难以逾越,不是光靠勤奋就行的。六阶中环就是比六阶低环,强上百倍,这是铁律。

除非,法器出众。譬如诸葛灵仙的长剑,名裳鸿,法器谱上排名第二十,她若用裳鸿与自己拼命,倒还有点胜算。

所以她有骄傲的资本。

但,她感知不到亦青梅的灵力,她的体内很平静,犹如镜面。一般说来,只有灵力比自己高出数倍,才能是这样的结果。

高出数倍?

至少也是个七阶中环呐。

叶舒舒看着笑得一脸谄媚的亦青梅,断然否决了,这怎么可能?

绝无可能!

“你,是不是悟茶?”叶舒舒问道。

悟茶,皆指没有灵力或者因某种特殊原因无法修行的人。因修行不易,开悟慢,犹如茶之人生,要付出比常人更巨大的精力,还不一定会成,所以论修行灵力而言,悟茶者,是最低下,最让人看不起的。

她目光如炬,甚至有些咄咄逼人。

嗯?

亦青梅一脸讪笑:其实吧,对于灵力,她还真的没测过,估摸着也就八阶的样子。

可这,她不能讲!

暂且不说,叶舒舒会不会把自己给活吞了,但说这学院的任务,一向是能力者居之。要知道,穿越回任何一个年代都是有风险的,她还不想英年早逝。

再者说,她就是皮懒,也没什么动力,没必要,非得要穿越上下五千年,给自己找罪受。

最最最最重要的一条:

步风令曾说过,除非灵力达九阶,否则你想做的事,几乎无可能实现。反正就是不够,毕竟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对于这点,她深以为然。

咽了咽口水,琉璃似的大眼睛瞬间垂下,一滴泪垂涎欲滴,她语气深沉,嘴角发抖,深吸了数口气,平静道:“灵根被封了。”

此言一出,众人皆是一惊。

被封灵根?

那可是连悟茶都不如啊,因为她此生都不能再修习灵力了。

当然,对于灵根被封非常熟悉的诸葛灵仙来说,这一句话,犹如晴天霹雳,让她的心绪久久不能平静:

她天生煞气,即便灵根被封,修习禁术,灵力还能恢复一二。

可亦青梅——

诸葛灵仙看着她簌簌发抖的肩膀,死死攥紧拳头,指甲发白:她可是被称为天才少女的人,怎么会一点灵力都不能修习?

这打击不可谓不大。

想起不久前自己对她的奚落,仿佛一块大石头,压在心口。难怪她说,做一条咸鱼有什么不好;难怪她,现如今如此闲散;难怪——

她有些不敢再去看年少的友人,内心的恐惧自责与愧疚又多了一层。

最新小说: 诛邪之罪 修二代的日常随笔 老子是李元霸 洪荒:我真的有座矿 冰山大师姐被我暖化了(gl) 贫道非备胎[穿书] 咸鱼飞升 海王师尊养崽日常[穿书] 武侠之超神玩家 魇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