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步风令(1 / 2)

林司橙口若悬河了半天,才感知到,面前人的异样:“你怎么了?是我冲撞哪位祭司,是你崇拜的?”

他能想到的,自然是流派之间的争斗。十巫各自有门徒,相互之间的看不惯明争暗斗的是常有的事儿。

啧,草率了。

没有事先问清楚,她心属哪个流派。

亦青梅摇头:“已经很久没有人再提这个名字了。”

谁?

步风令?

哦,难怪,这人已经身陨六年了。

“令祭司是条汉子,我也敬佩他。”他拍拍少女的肩膀:“只是,他的死因至今没有知晓,说起来,也是一桩悬案。”

双拳猛地收紧,少女心思颇重。

当年他突然闭关修炼。诸葛灵仙被血钉琵琶骨,他没有出来;自己被幽禁六年,他也没有出来。只命人传来书信:天道轮回,皆是宿命。

之后,便是他身陨的消息,急促又突然。

亦青梅浅笑,觉得有些嘲讽,这人一向大道理最多了,全院上下皆以他为尊,那时真是很烦他。现在知道他不在了,反而惦念。

唉——

少女轻叹了口气:“说起来,我这名字还是他起的呢。”

“这么有渊源?”

呵,是啊~~是有些奇妙。他曾说了,亦青梅、亦青梅,又是青梅时节,是该酣畅淋漓喝酒的时候,配上花生米儿,可论天下事。

“也没有什么,教过我一段时间而已。”少女低着头,扣扣指甲,是他先食言在先的,又不是自己,有什么好愧疚哀伤的:“死都死了,没什么好说的了。”

“你想要重新拜在他门下?”林司橙道:“那也不是不可以。虽然他已身陨了六年,但论业绩,他的门下,也是远超其他人的,着实厉害,也不知怎么做到的。”

还能怎么做到的?自然是占卦预知呗,这是步风令的天赋,古往今来,无出其右。亦青梅饮尽手中的茶,不置一词。

月光似水,光影婆娑,花树摇曳。亦青梅轻柔地碾好茶叶,过一遍沸水,水汽氤氲;再过一遍,茶香四溢,她把杯子递给少年:“喏,喝茶。”

“那现在,我们怎么办?”少年抬眼看她。

那是他第一次近距离看她,琉璃一般澄净的大眼睛,说不出的沉静。和他以往见到的少女都不太相同,至于哪里不同,林司橙又说不上来,喝了手中的茶,他继续道:“看叶舒舒和诸葛灵仙是肯定不会合作了,那蒲牢又那么难搞。难道这关还就真过不去了?”

他特意说了这话给亦青梅听,眼见她泡着茶,神情自若,也没个表示,又试探问道:“梅梅,你有办法了?”

“以前我师父最喜欢喝茶。”少女温和道:“他说,宁可三日无肉,不可一日无茶。”

丹凤眼一眯,这和送蒲牢回去有什么关系?

“梅梅,你这莫不是觉得太难,想要放弃吧?”少年瞧她那副事不关己的样子,突然紧张起来:“别啊,这样显得我多没出息?两次大考都不过。我那父神大人,搞不好又要被我气得卧病数月了。”

亦青梅好不容易积攒起来追思情怀,一下子被破坏得七零八落的。看了他一眼,问道:“那蒲牢,现在何处?”

“在校场啊。”他指指面前的空地,示意就在面前,猛然间发现,这个茶肆,视角贼好,可观整个校场。心里虽然疑惑,还是继续道:“校场那口大钟,每次训练,撞一下,钟声如雷,大家自然会集合。”他似是想起什么:“这话说回来,我可是一次都没在校场见过你。”

“嘘。”亦青梅手指抵住唇边做禁声状:“知道就好,别声张。”

自己被幽禁了六年,百无聊赖,只能一遍一遍温习步风令留下的功法,灵力十阶,她都快八阶了。据她所知,负责校场训练的祭司,也不过才六阶。她怕去了,遮不住太出风头,招人嫉恨,这日子不好过。

“那就是了。”亦青梅将杯子里的茶沫倒掉,重新沏了壶新茶:“别着急,先等着吧。”

“你这葫芦里卖什么药?”少年来了兴致,丹凤眼满是好奇。

“以前,我最不喜欢师父泡茶。”她答非所问,拿起茶杯,闻其香轻抿上一口,嗯,有一丝苦,但齿颊留香喉底回甘,果然学院里的都是好茶,放下茶杯,继续道:“他不仅动作慢,还总喜欢讲一些无关紧要,不痛不痒的大道理,无趣得很。”

少年一脸疑狐,这又和送蒲牢回去,有半毛钱的关系?

“我就很烦,烦他一脸高深莫测,那双眼总是带着悲天悯人。”少女啐了一口,继而平静道:“那状态就像,就像,你现在看我一样。”她微微笑了:“那时,我也这样望着他。”

哦~弄了半天,是在缅怀先师啊。

懂了。

林司橙端正了一下自己的衣襟:“那,你能告诉我,我们为什么在这边等着么?”

“我在同你讲我师父。”

“我在同你讲蒲牢怎么送回去。”少年还是寸步不让。

最新小说: 贫道非备胎[穿书] 冰山大师姐被我暖化了(gl) 武侠之超神玩家 海王师尊养崽日常[穿书] 老子是李元霸 咸鱼飞升 魇世 修二代的日常随笔 洪荒:我真的有座矿 诛邪之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