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第 57 章(1 / 2)

自我介绍完毕,游戏进行到搜证环节。

旅馆中每人有各自的房间,大家怀疑谁就可以去那人的房间中搜索。

见其他人还有些紧张,沈听澜善解人意的说,“要不大家先搜我吧。”

说着她走到自己房间,打开门做邀请状,“进来吧。”

姜衍和叶繁率先进去,苗安娜和郝燃对视一眼,也走进房间跟着一起搜。

四人在里面疯狂搜索,沈听澜站在门口抱着胳膊小声道,“我怀疑你抄袭我的创意。”

陆西延轻笑一声,“明明是英雄所见略同!”

之前谈合作的时候小姑娘单纯的不行,怎么一上综艺这单纯的小白兔瞬间变成了狡猾的小狐狸?

难道说这才是真的她?之前的单纯只是因为她信任自己?

不过不管是小白兔还是小狐狸,就都还挺可爱。

这俩人的对话声音很小,搜索的嘉宾和现场的观众都没有听见,直播间里的观众却听的一清二楚。

【等等,谁能告诉我这俩人的对话是什么意思?】

【可能是相认了?】

【怎么就相认了?我错过了什么细节吗??】

【我猜沈听澜和陆西延这么坦然,可能俩人都是考古组的成员,所以自我介绍完就互相相认了。】

【有这个可能!不过节目组设置的剧本这么弱智吗?一个自我介绍就能猜出俩考古组的身份。】

【毕竟是要找盗墓贼和探险家,所以考古组的身份出来也就出来了。】

……

直播间的观众们都猜测沈听澜和陆西延说的都是实话,忽略了飘过去的某个弹幕。

【emmm虽然但是,澜爷和陆影帝的状态真的特别像我抓着一张狼牌却原地悍跳预言家,再带着大伙儿把真·预言家票出局的样子……】

姜衍洋洋得意的把床底下的洛阳铲拿了出来,“这洛阳铲可是只有盗墓的人才用!你有这玩意儿!你不对劲!”

沈听澜淡定的不得了,“我祖上传来下的那本古籍本身就是盗墓贼编纂的,用的工具也是盗墓的工具,我带这些不是很正常吗?这恰恰说明我没说谎啊。”

姜衍被她绕的有些懵逼,但是又觉得她说的好像也对?

一会儿,叶繁又拿着一本古籍出来,犹豫了一下才说,“沈听澜好像真的没有说谎,她确实有这本古籍。”

沈听澜不动声色的勾了勾唇,心道居然还真被她猜中了!嘴上却说着,“我就说啊,我没必要说谎,那时候说谎也太容易被拆穿了。”

屋里,郝燃突然大喊,“我搜到了一个匕首!沈听澜你带着匕首干嘛!”

“拜托,我一个女孩儿独自出门,带个匕首防身不是很正常?”沈听澜无奈的解释。

郝燃嘀咕一句,“行吧,勉强算你解释的合理。”

苗安娜看了看手里的罗盘,自觉的帮沈听澜解释,“这个罗盘估计也是古籍里面讲到的工具吧?看起来跟古籍一脉相承啊!”

沈听澜使劲压着嘴角的笑意点点头,“对!”

搜完沈听澜的房间,大家反而确信她就是考古组的人没错。

正当大家讨论接下来搜哪儿时,陆西延开口,“搜我吧,正好你们可以求证一下我说没说谎。”

大家又一起来到陆西延所在的房间。

一进屋,大家就开始翻箱倒柜,不一会儿就搜出了不少证物。

姜衍看到他手中的大公鸡布偶,无比茫然,“这是啥意思?为啥脖子上还挂了个牌子写着‘活的’?”

叶繁仔细观察了一下,“这个意思应该是我们应该会搜到一只活着的大公鸡。”

姜衍更茫然了,“你随身带一只活着的大公鸡干啥?嫌旅馆做饭不好吃想自己改善伙食?”

闻言沈听澜差点儿笑出声。

她原来的世界有一本大火的盗墓类小说叫《鬼吹灯》,是她的最爱。

托《鬼吹灯》的福,她还特意研究过一段时间跟盗墓有关的各种资料。

盗墓和考古的手法是完全不同的,所以他们所用的工具也不一样。

考古是大面积挖掘,同时还得保护墓穴不受破坏,而盗墓就有些偷鸡摸狗的意味,盗墓者往往会在夜黑风高的时候开一个盗洞,从盗洞里进到墓穴里去。

因此,盗墓贼手上都会有一些玄学上的东西,比如之前苗安娜搜到的罗盘和姜衍抓来的大公鸡。

罗盘是用来确定方位的,而大公鸡是来测试瘴气的。

盗墓者会在墓穴中挖个洞,然后把栓了绳的大公鸡放下去,一柱香的时间后再拉上来。

如果拉上来的大公鸡依旧能活蹦乱跳,则说明这个墓穴能下去。要是大公鸡死了,则说明这个墓穴有瘴气,或者空气不流通,不能下去。

如果她没猜错,这些信息应该会在古籍里有说明。

刚才叶繁拿古籍翻了两页就放回去了,他们只是用古籍证明了沈听澜没有说谎,并没有仔细看里面的内容。

她正想着,就听见陆西延简洁明要的跟姜衍解释了一番大公鸡的用途,末了又补充了一句,“我来就是看看这个墓穴有没有危险,所以才会随身携带着大公鸡。”

他说似乎也挺合理。

姜衍和叶繁看了看沈听澜,又看了看陆西延,表情复杂又茫然。

接下来大家又分别找到了几样跟盗墓有关的东西,陆西延看到这些东西一点儿也不慌,坦然的解释着,还一脸“你们看我没骗你们吧!”的表情。

苗安娜和郝燃已经打心里认定他和沈听澜是考古组成员了,再看看剩下三人……总觉得他们不像好人!

搜完他俩的房间,大家又分别的开始搜索剩下这些人的房间。

果然不出沈听澜所料,其他人的房间多多少少都会有一些跟盗墓有关的东西。

姜衍看着郝燃手中的黑驴蹄子,诚恳的解释,“我确实是考古学家,只是我这人天生就怂,所以随身携带这玩意儿当护身符!”

郝燃冷笑的看着他,“狡辩完了?”

姜衍下意识说,“没狡辩完。”

说完他也意识到自己的嘴瓢了,轻轻拍了一下自己的嘴,“呸!我说错了!我意思是我还没解释完!”

其他嘉宾看向他的眼神中仿佛写着“编,你再继续编!”

姜衍:“……”

这年头说实话怎么没人信呢!

最新小说: 是渣攻就下十八层[快穿] 芒桃 颓废美人,靠苟爆红了 顶流她是内卷之王 [综名著]我当男装大佬的那些年 穿书后我成了对家的男妃 芒桃 情敌总想得到我 她又菜又爱撩 求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