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18(1 / 2)

顾星海?!

裴真两眼一黑,胡老师是不知道原身追男主追得有多猛吗?居然还敢让她和顾星海做同桌?

换了原身,这会儿估计已经高兴得昏过去了。

但裴真只觉得尴尬。

跟谁当同桌都比跟顾星海当好吧?

想到待会儿还有事相求,裴真只能答应。

她问胡丽:“胡老师,能帮我一个忙吗?”

少女凑近班主任,小声说了几句话。

“可以。”胡丽很爽快答应了。

……

胡丽去教室宣布换座位,让裴真和顾星海当同桌,黎弃重新一人坐。

少年听闻消息,如千尺深潭般波澜不惊的眸子终于有了一丝变化,宛如冰层碎裂,又瞬间凝成更牢固的冰川。

他眼皮一抖,抬眸看少女走过来。

姚冰在前面聒噪着:“啊啊啊真真你要离我而去啦。”

裴真慢慢走到少年身边,给了他一个无奈的眼神,慢慢收拾抽屉和书包:“我下课再跟你解释。”

黎弃心漏跳了一拍,她真的要走了。她要去顾星海身边。

虽然只是隔着一条过道,却犹如相隔千山万海。

他坐在原地,目光垂在书面上,手却紧紧攥着,修长骨节分外明显。

裴真觉得少年在生气,可她能怎么办呢,换座位这种事情不是她能决定的,何况她还有一个大忙需要班主任帮忙。

这关系到黎弃后面的发展,比她坐在哪里重要多了。

于是她快速收拾好东西,走到顾星海那里。

顾星海拉开椅子:“欢迎。”

自从少女不再疯狂追求他,他反而对她多了些关注。

裴真五官精致,眼睛又黑又亮,笑起来甜甜的,唇边有浅浅的梨涡。她做什么事都很认真,人也温柔好相处,顾星海还挺期待与她当同桌的。

恰好上部戏结束后,经纪人没有给他安排许多工作,只要偶尔出席几场活动,拍个广告就好,他在校时间也多了许多。

“谢谢。”裴真坐下来,一本本整理课本。

顾星海:“我帮你吧?”

裴真并不讨厌他,很礼貌地婉拒了:“谢谢,不用啦,我自己来就好。”

教室角落,少年目光沉沉,听到他们的对话心中一刺。

仅仅是听他们聊几句,他就嫉妒得不行。

眼前的少女虽然不是原来那个裴真了,但难不保也会喜欢上顾星海。

毕竟人家长相不错,家境优越,还有一份未来可期,收入可观的职业,和他完全不一样。

如果她喜欢上了顾星海,会不会也经常做美食给他?

会不会也在他被恶意中伤时挺身而出?

会不会,也和现在一样,把每天的少女心思一点一滴记在微博里?

再想下去,黎弃都觉得难以呼吸了。

心里那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反复上下翻涌,快要将他淹没。整个上午,他一页纸都未翻动,一道题都没解出来。

……

同一时间,高二(5)班教室。

裴佳和赵瑾坐在一起小声耳语。

裴佳悠闲翻着手中时装杂志:“听说裴真刚才被他们班主任叫去办公室了,回教室后还换了座位。”

赵瑾冷笑:“那她肯定被骂了一顿。活该。”

裴佳在一旁煽风点火:“唉我觉得你比裴真漂亮优秀多了。黎弃怎么这么没眼光啊。”

“就是……”赵瑾想起她被少年拒绝的场景就不爽,“他不过是个野种,凭什么这么傲?”

裴佳看周围没人,压低声音:“是啊,要是有什么办法让他跌落神坛就好了。”

“?”赵瑾等着她说下去。

“最近这段时间学校的安保系统正在维修,所有监控摄像头都用不了。”裴佳假装随意提起道,“这个时候做点什么也不用担心被拍到吧?你说呢?”

赵瑾若有所思。她该做点什么事来报复黎弃呢……

好不容易熬到下课。

黎弃和裴真一前一后去了天台,少年沉默地听着裴真说刚才在办公室发生的事。

听完后,少年两条浓眉拧在一起:“信?”

裴真点头:“嗯。我估计是裴佳和赵瑾做的。”

信是打印出来的,无法辨认笔迹。可全校知道这件事的人只有裴佳,按照她‘绝不背锅’的绝世白莲性格,必然不会亲自动手,肯定是教唆赵瑾去做,就像后面要发生的那件事一样。

裴真解释换座位的事:“胡老师想让我们避嫌。”

为什么要避嫌?少年不懂,他就是想让别人都知道裴真是他的。

他垂眸:“你可以拒绝。”

“我……拒绝不了。”

如果她拒绝胡丽,胡丽也很可能不答应她的请求。但那件事又极为重要。

少年冷笑:“你到底是拒绝不了,还是不想拒绝?”

话说出口,他便有些后悔。

不应该因为自己可笑的占有欲伤了裴真的心。

少女脸色变了变,忍不住问他:“你这是什么意思?”

最近他不知道怎么了,天天发脾气。昨天因为章进的糖甩脸色,今天又因为她和顾星海做同桌不高兴。

原书里,黎弃也是控制欲极强,后期因为深深爱上女主,将她囚禁在海边别墅中,不准她与别人接触。

问题是,黎弃对她又没有什么男女之间的感情!

裴真很不能理解少年的想法。她又不是他的所有物,不能因为他有情绪就不和别人交流了吧?

她将来还要上大学谈恋爱结婚,黎弃也有自己的事业和感情要发展,他们不可能永远在一起。

运气再不好些,她随时都有可能穿回原来的世界,到时候不辞而别,少年再怎么闹情绪都没用。

黎弃沉默,他知道自己话说重了,可自尊心不允许他低头。

之前他还想着弄清楚少女的身份,只是现在这件事已经没那么重要了。

无论她真实身份如何,她都是大雨中那把向他倾斜的伞,是饥肠辘辘时一碗热气腾腾的牛肉面,是被人恶意中伤时默默替他还击的人。

是这么多年,唯一的,真心喜欢他的人。

他只想把少女绑在身边,只想让她关注自己。

两人僵持着,一时间谁都没有再说话,只有天台上的风不断呼啸,吹得少年衣角翻飞。

上课铃声响了,最后裴真转过身:“没什么事的话,我先回去了。”

她一步步走远,心里期待着黎弃能够追上来。

遗憾的是,少年到最后也没挪动脚步。

.

当日傍晚,H市中心。

黎弃戴着鸭舌帽,俊美的下半张脸上被黑色口罩盖住,脚步走得飞快。他进入一家KTV,琥珀色双眸淡漠无情,抬头扫过一间间包厢上的数字。

有唱歌唱累出来透气的女生看到他,忍不住拽同伴的袖子低语:“卧槽,你快看那个男生,太绝了!”

“看到了看到了,看背影就是个大帅哥,是哪个明星吗?”

少年在一间包厢前停住,推门而入。

最新小说: 她又菜又爱撩 芒桃 芒桃 情敌总想得到我 [综名著]我当男装大佬的那些年 是渣攻就下十八层[快穿] 颓废美人,靠苟爆红了 求生 穿书后我成了对家的男妃 顶流她是内卷之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