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16(1 / 2)

少女见黎弃来了,笑得很甜:“阿弃。”

她站起来邀功:“我帮奶奶擦了身子,喂了水果,还做了肌肉按摩。”

一副求夸夸的乖巧模样。

黎弃偏偏不满足她,只道:“嗯。”

裴真嘴角一瘪,有些失落。就这?

她正要生闷气,忽然感觉一只大手温柔地覆在头上,轻轻揉了揉她的发。裴真视线向上,对上黎弃琥珀色眸子。冷若冰霜的大帅哥眼底难得有一丝笑意,眉眼弯弯,语气轻快道:

“辛苦了。”

裴真整个一呆滞状:“你你在干嘛?”

“没听过么?”少年垂眸,一本正经,“摸摸小狗头,万事不用愁。”

.

裴鸿达过了整整一周才发现,他与前妻的女儿裴真从家里搬出去了。同样搬出去的,还有黎弃。

裴真从小性格阴郁古怪,不招人喜欢,远远没有二女儿裴佳可爱。裴鸿达皱眉,只当她闹脾气,让秘书拨了电话准备问责,没成想手机那头传来了嘟嘟嘟的忙音。

“再打。”

打了好几次也没通。

秘书很尴尬:“裴总,这……”

裴鸿达火气上来了:“她在跟谁打电话?打那么久?”

“裴总,小姐不是在打电话,是……把你拉黑了。”

裴鸿达一怔,他被裴真拉黑了?怎么可能?

他对秘书道:“把你手机给我。”

裴鸿达背不出裴真手机号,只能对着自己手机输入裴真号码。

拨出,电话立马接通了,那边传来少女轻快悦耳的声音:“喂你好?”

他皱眉:“是我。”

“你是?”

“……”裴鸿达真的生气了,“我是你爸!”

裴真怎么会连他的声音都听不出来!就算他平时忙于工作,没什么时间陪伴她和裴佳,但也不至于疏远到这般地步。

“哦。”手机那头沉默了下,“你有什么事吗?”

语气很礼貌,但有种说不出的客气,就像谈生意时碰到不喜欢的客户一样。裴鸿达正欲喷薄而出的火气兀的停住,闷在胸口发不出来,他沉声:“你现在住哪儿?马上搬回家来。”

少女拒绝:“裴宅不是我家。”对她来说,和黎弃一起住的那个小房子才叫家。

“没什么事我先挂了。再见。”裴真挂断电话。

手机再次传来嘟嘟嘟忙音,裴鸿达握住手机,沉思片刻。

之前裴真在下人面前性格是不好,可见了他还是很敬畏的,大气都不敢喘。现在怎么……

他对前妻生的这个女儿没什么感情,看她不再拿自己当一回事,心里不是老父亲般的失落,而是一种原本拿捏得死死的东西忽然不受他控制的不悦感。

看来有必要亲自去找她一趟。

要是裴真在外面搞出点什么乱子来,她会怎么样先不说,他裴鸿达自己的名声可是会受到影响。

想到这儿,裴鸿达脑海里出现了黎弃的模样。

五官深邃,外形优越,明明出生低贱,偏偏气质清冷孤傲,像从小养尊处优的贵公子。

裴鸿达阴鸷的目光里迸出几道寒光,他当初瞎了眼昏了头,看见少年长得漂亮人又聪明,便收养了他。

本以为少年会怀着感恩之心,帮他讨好一下那个娱乐圈高层,没想到黎弃直接捅了高层一刀,害得裴家生意和他的名声一落千丈。

他为了名誉,又不好直截了当将人赶走,只能养在裴宅。

白眼狼,畜生,野种!

裴鸿达越想越气,眸色越来越深,他感觉自己有些胸闷,喝了几口参茶才缓过劲来。

与此同时,H市某家著名美容院内。

苏丽玉躺在vip室舒适宽敞的沙发床上,脸上敷着面膜,手和脚做着指甲,还有服务生端着鸡尾酒进出。她昨天刚从国外购物回来,时差还没倒过来,浑身酸疼。

裴佳也躺在另一张沙发床上,有三个美容师围着她进行全套护理。

“佳佳,月考成绩出来了么?”

裴佳本来正舒服地闭眼享受,听到苏丽玉的问题,警惕地睁开眼睛:“出来了妈妈。”

“嗯,考得如何?”

裴佳敷衍道:“还行,跟上次差不多。”

苏丽玉下一句就问:“那个蠢货考得怎么样?”

最新小说: 是渣攻就下十八层[快穿] 芒桃 颓废美人,靠苟爆红了 顶流她是内卷之王 [综名著]我当男装大佬的那些年 穿书后我成了对家的男妃 芒桃 情敌总想得到我 她又菜又爱撩 求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