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14(1 / 2)

黎弃和裴真坐在派出所里做笔录。裴真挺紧张的,生怕黎弃下手重了被抓起来。

黎弃倒是很淡定,冷静沉着回应着警察询问。

几个杀马特青年愁眉苦脸地蹲在地上,吴绍泽坐在一旁,用冰袋敷脸,他父亲吴镇初接到电话后很快就赶来了。

一身西装的中年男人走进来,身后跟着两名助理,派出所所长立马过来打了声招呼,把事情经过简单地讲了讲。

吴镇初先看了眼坐在墙角的儿子,“叫你出门带上保镖,为什么不听?”

吴绍泽自知惹了麻烦,低头不敢说话。

吴镇初把目光投到黎弃身上,觉得他有些眼熟:“是你帮了绍泽?”

黎弃淡淡点了点头。

“谢谢,谢谢。“吴镇初连续说了两次。他掏出支票,拿着助理递过来的钢笔在支票上写了一串数字,撕下来递给少年,“区区薄礼,聊表心意。”

黎弃没有接:“都是同学,帮忙是应该的。”

吴镇初有点讶异:“你们一个学校的?”

“叔叔,他叫黎弃。”裴真献宝似地推销黎弃,“他可是我们学校的年级第一,学生会主席,数学竞赛队队长呢。”

吴镇初在商界打拼几十年,见过无数青年才俊,少年第一眼就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

他外形出挑俊秀,身手敏捷又有胆量,方才听这位小姑娘说,在学校内也是名列前茅,成绩优异。

再看他待人接物的态度,彬彬有礼却又冷淡疏离,气质远超同龄人。

刚才他在支票上写下的数字足够令人心动,可少年看也不看便拒绝了。

吴镇初再次打量少年,忽然想起一句诗来。

“金鳞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

他有种预感,少年将来会大有所为。

“吴绍泽。”吴镇初叫来自己儿子,“有没有跟你的同学道过谢。”

吴绍泽一开始有点不情不愿,但想了想,要是今天没黎弃和裴真,他可能真的会被那几个黄毛揍出翔,便朝少年鞠了个躬,生硬道:“谢谢。”

黎弃比他还要干巴巴:“不用。”

好家伙,这哪里是道谢,不知道的以为这两人吵架了冷战呢。

裴真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吴镇初递给黎弃一张烫金名片:“今天谢谢你了,以后要是有什么事,可以给我打电话。”

话毕,他瞪了一眼吴绍泽:“走吧,臭小子。”

吴绍泽跟在他爸身后,弱弱道:“爸,咱们打个商量,今天这事能不能别告诉我妈呀?”

“你想的美。”

两人边说边上了高级轿车,黎弃一直望着他们离去的背影看。

裴真感觉少年心里有些落寞。

他应该是羡慕吴绍泽的吧?

不管在外面犯了什么错,都有这么一个人,愿意放下手边一切工作,风尘仆仆赶来。

而黎弃从小没有父亲,还得一直待在虐待成性的母亲身边。

没有人会帮他,包容他,爱护他,一切只能靠自己。

原书中,黎弃直到死都是孤零零的。

裴真心中有些酸楚,决定对少年更好一点。

黎弃转过脸来看她:“现在可以说了么?”

“嗯?”

“为什么要我救吴绍泽?”

原来他还想着这件事呢。

裴真拿起那张烫金名片,耐心解释道:他爸爸是有名的地产商人,有钱有势。”

“所以?”

“以后如果有人欺负你,可以找他爸爸帮忙。”

少年心中轻轻一颤:“是因为这个?”

“不然呢?”裴真觉得他这个问题问得很奇怪。

黎弃原本做了很多揣测,他甚至思考过少女接近他的目的是不是为了吴镇初。

可原来——

竟是为了他啊。

是想让他多结交些厉害的人物,不再随意受人摆布。

一股暖流淌过心底,少年嘴角抑制不住地向上翘了翘,又立即克制住心中的那点雀跃。

他装出冷冰冰的样子:“多管闲事。”

-

今日周五,上午第四节下课,裴真和姚冰去食堂吃饭。

等她们找到座位坐下来,刚好看到黎弃端着盘子从面前走过。

他走到裴真前面那张空桌子坐下来吃饭。少年穿着长袖衬衫,干净清爽,头发不长也不短,有几缕碎发散在额前,身上的气质与一般高中生完全不同。

裴真感觉到好多目光都在看他,特别是那些女生。

只要经过他身边,都会有意无意瞄两眼。

裴真也在看他,毕竟好看的男生谁不喜欢呢?比起男主顾星海那种温暖阳光的外形,她更喜欢如月亮般清冷的黎弃。

少年对那些目光熟视无睹,专心致志吃着盘中饭菜,却在裴真看过来时忽然抬眸,琥珀色眸子与她视线相撞。

裴真脑袋当机一秒,脸颊微微发热,赶紧低头扒饭。

他们现在也算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关系,突然搞个一眼万年是怎么回事。

最新小说: 她又菜又爱撩 芒桃 芒桃 情敌总想得到我 [综名著]我当男装大佬的那些年 是渣攻就下十八层[快穿] 颓废美人,靠苟爆红了 求生 穿书后我成了对家的男妃 顶流她是内卷之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