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4(1 / 2)

想到这里,黎弃僵直身子,眸光闪动,垂着的手无声捏紧拳头。

如此一来便说的通了。

这两天来裴真种种与之前不同的表现,都是她的伪装。她必定是想假意示好,在他放松警惕,以为自己被人关心的时候,再给予沉重一击。

敌人根本不会变成朋友,只会转变策略。

黎弃心中暗自冷笑,嘲讽自己今日怎么会在看到少女湿掉的袖子时,心中涌出一股莫名的,难以言说的情绪?

他怎么会天真的以为,裴真是在帮他?

也许那桶水本该浇在他头上的。

裴真捧着粥小心翼翼吹着,没有看到少年脸上神色变幻。

“对了,你打工的地方打电话来,问你怎么今天没来上班,我帮你请假了。”

少女说着话,忽然听到卧室的门打开又合上,当她再次抬头,发现少年已走出门外。

“黎弃?”她追了出去。

少年步履不停,一路下楼梯,连背影都带着决绝。

裴真不解:是我又做错了什么吗?

明明之前……他们之间的关系好像有了一丝丝改善。今天放学时她与少年搭话,若按之前,黎弃肯定是一脸淡漠加厌烦,修长的腿迈得飞快,远远将她甩在身后。

可他并没有如此。

难道这一切只是裴真的幻觉,还是因为少年发烧,反应略微迟缓?

她看着身后还在飘香的白粥,有些沮丧。

从放学到现在整整5个小时,她没有喝过一口水,没有坐下来休息。

打的带少年回家,请来家庭医生看病,喂药擦身换衣服,稍稍空下来一些,她又去厨房熬了一锅白粥,想着他一天没吃东西,醒来必定会饿。

好不容易等到他醒了,裴真一路小跑去厨房端粥。粥很烫,她皮肤娇嫩,碰到碗壁的肌肤现在还火辣辣的疼。

然而醒来的少年却是这种态度。

裴真有之前那种“努力治病但身体不争气”熟悉的无力感了。她像个卑微舔狗,努力讨好但对方就是不领情。

算了,舔狗就舔狗吧。能活着最重要。

裴真决定请教下万能的网友。她点开微博发了条微博:

【卑微舔狗在线求教,怎么才能刷好感?】

……

第二天是周末。

裴真昨晚太累,今早稍微起的迟了些,一起床就被叫到餐桌前。

原生的父亲裴鸿达,后妈苏丽玉,和同父异母的妹妹裴佳正坐在餐桌前用早餐。

黎弃是没有资格上桌的,他只能站在厨房随便吃点。

一家三口原本其乐融融,见裴真来了,气氛倏地冷了下来。

裴鸿达皱皱眉问道:“怎么起的这么晚,明明成绩都已经年纪倒数了,还不知道早点起床多学学,你看看裴佳每天七点就起床练字,还要上辅导班钢琴课。你每天好吃懒做,浪费时间,一天天不知道在干什么!”

裴佳夹了一筷子菜到裴鸿达碗里,柔声安慰道:“爸,你别说姐姐了,她最近也挺忙的,我昨天听同学说姐姐帮黎弃打抱不平了呢。对吧,姐?”

裴鸿达听到黎弃的名字,目光阴沉下来,不知在想什么。

裴真对这一家三口特别没好感。裴鸿达看上去儒雅斯文,其实就是伪君子。在书中,裴鸿达因为生意原因想结交某个娱乐公司高层。他花了钱打听到那高层的特殊爱好:喜欢长相清秀俊美的男孩。于是裴鸿达才去孤儿院收养了黎弃。

一方面,黎弃生得唇红齿白,刚好符合高层口味,可以讨他欢心。

另一方面,他裴鸿达还可以在当地得一个慈善的好名声。

他如意算盘打得飞起,谁知少年被送到酒店房间后,还没过十分钟,他就用水果刀狠狠扎穿了高层整个手掌,顿时鲜血如注。

事后裴鸿达问他原因,黎弃说高层想要摸他的脸,而他不愿意。

出了这档子事,结交的事肯定黄了。高层怕事情传出去,也不能报警,他气不过所以暗中阻挠裴家生意。

裴父恨得牙痒痒,又怕落人口实,不能把黎弃送回孤儿院去,只好把怨恨都发泄到少年身上。

裴真隐约记得他骂过黎弃“没爹没妈的杂种”还有“不懂报恩的白眼狼”之类的话。

至于原身后妈苏丽玉,她就是单纯地看不起黎弃。在她的观点里,黎弃这种孤儿院出身的人与垃圾无异,怎么配和她这种上等人平起平坐?

裴真看向刚才的“肇事者”——裴佳。

她对黎弃的态度就复杂微妙很多。

和她妈妈一样,裴佳也看不起黎弃,又常常不自觉被少年吸引,只是当她发现少年居然瞧不起她的时候,裴佳感觉自己受到了侮辱,开始暗中作梗欺负黎弃。

裴佳看裴真不说话,再次挑拨离间:“姐姐,我怎么感觉你最近和黎弃关系很好呢。”

苏丽玉十根手指头涂着鲜红的指甲油,端起茶杯轻抿了一口,斜眼看裴真微笑道:“你该不会是喜欢上他了吧?”

她以为少女听完这句会暴跳如雷,可少女并不在意,反而应了声:“是啊。”

苏丽玉茶杯一抖,不自觉瞪大眼睛。

她听错了吧?!

其实裴真本来要否认的,可看到原身后妈那副嘴脸,她心里实在不爽。

狗眼看人低,以后黎弃会成长为你想都不敢想的商界大佬。

今天你爱搭不理,明天你高攀不起!

裴佳见形势不对,立马插话:“也不知道姐姐喜欢他什么……黎弃他好像没有心一样的,我在学校和他打招呼,他都不理我的。”

裴真都快听吐了,在学校你明明假装不认识黎弃,见了他如同害虫一样避之不及,现在居然好意思倒打一把?

她就没见过这么白莲花的人。

“你和黎弃打过招呼?也不知道没有心的人又爱撒谎博同情的人是谁。”裴真就是要戳穿她。

裴佳一愣,楚楚可怜道:“姐姐怎么这么凶呀。”

“我没有凶啊,只是称述事实罢了,你紧张什么?”

“咳咳。”苏丽玉抹抹嘴,脸色有些不好看,“我们要出发去酒店了。裴真你就留在家里好好学习吧。”

最新小说: 是渣攻就下十八层[快穿] 芒桃 颓废美人,靠苟爆红了 顶流她是内卷之王 [综名著]我当男装大佬的那些年 穿书后我成了对家的男妃 芒桃 情敌总想得到我 她又菜又爱撩 求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