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路文学 > 玄幻小说 > 西游:逆天了,我的功法居然能自动修炼! > 第48章 统御诸天邪煞,打破不死不灭,阿字观的弑神枪小弟!(15更六千大章)

第48章 统御诸天邪煞,打破不死不灭,阿字观的弑神枪小弟!(15更六千大章)(1 / 2)

血海上空。

地藏王菩萨现在脑海里都是绿色的草原。

一群神兽奔腾而过,看都不看他一眼。

斩仙飞刀凶名太盛,他不敢去硬扛。

所以,选择近身直面袁轩。

结果碰上一个怪物!

“你真的是个太乙金仙的道士吗!?”

再一次拳肉碰撞后,地藏王菩萨感受着翻滚不止的气海,实在忍不住怒道:“你个怪物!”

袁轩不答,抬起黑枪刺出,同时另一只手反转红葫芦。

拉开距离做出躬身祭拜的姿态。

如果可以。

袁轩并不想使用斩仙飞刀。

但如今局面,唯有斩仙飞刀能够破局。

“请宝贝转……”

话音未落。

地藏王菩萨仗着大罗金仙的力量,轰然撞了过来,打断袁轩的祭拜。

同时双手合十,引动虚空中无量焚音共鸣。

“嗡——”

虚空生莲,普渡众生!

袁轩感觉到一股伟力降临,眸子里浮现出未来一幕,连忙遁入虚空,再返身逃走。

地藏王菩萨见状,眼中也不由浮现出一抹无奈。

纯粹对拼力量,他压不住袁轩。

施展大罗金仙的手段……袁轩又能提前避开。

三十六天罡神通之一——隔垣洞见。

地藏王菩萨对这门道门神通,闻名已久。

但还是第一次见有太乙金仙能够领悟,并且如臂挥指。

这怎么打?

怎么打!

地藏王菩萨瞥了眼在血海之中纵横自如的袁轩,瞬间就绝望了。

他本以为血河地狱之中的浊气,能够让袁轩寸步难行。

结果,这竟然是一个走杀道的怪物!

血河地狱之中的浊气,对他毫无影响。

……

忽然!

地藏王菩萨瞳孔一阵紧缩。

他走神了!

势均力敌,甚至僵持不下的局面里,他走神了!

这意味着什么?

地藏王菩萨来不及思索。

只听到了一句话。

“请宝贝转身!”

一个长着五官和翅膀的人头,带着杀伐之气在血海上空转了三圈。

咔嚓!

地藏王菩萨的头颅飞起,神色平静。

只是那双眸子里流露出一抹叹息。

一颗大好头颅坠入沸腾的熔岩。

那具无头尸身,则化作淡淡金光,消散在天地间。

……

血海中。

冥河老祖忽然起身,脸上有一抹淡淡的笑意。

所谓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

与此同时。

灵山,大雷音寺里。

如来抬眼,注视着从大殿外缓步走来的俊美和尚。

这赫然是在血河地狱中,被斩仙飞刀杀死的地藏王菩萨!

被斩仙飞刀杀死,绝不可能存活。

这是铁律。

所以,地藏王菩萨没有死。

或者说,没有死全。

地藏王菩萨终究是准圣境界的大能。

准圣,比大罗更强,无法揣测。

这个境界的存在,已经无法以言语形容,而是一个概念。

所以,纵然是斩仙飞刀,也无法彻底杀死一尊准圣。

不过,地藏王菩萨也遭到重创。

“你的一半元神都被斩仙飞刀斩灭了。”

如来一眼便看出了问题。

地藏王菩萨看似没有丝毫变化。

但是内里却是半虚半实。

就像风中残烛,仿佛随时要熄灭。

“毕竟是斩仙飞刀,不死已实属侥幸。”

地藏王菩萨双手合十,脸上还有一丝后怕。

幸好催动斩仙飞刀的袁轩仅仅是太乙金仙。

若是以大罗金仙的修为催动……地藏王菩萨也不敢赌了。

“算了,你归位吧!”

如来叹了口气,双手合十。

虚空龟裂。

一具披着袈裟的金身,从婆娑世界破开空间而至。

这是地藏王菩萨留在婆娑世界的准圣金身。

如来本想着扣留不让其归位,打击弥勒佛那一脉。

可地藏王菩萨实在受创太重。

他若继续扣着地藏王菩萨的准圣金身,灵山四大菩萨,不久后真的要变成三大菩萨了。

“多谢佛祖成全。”

地藏王菩萨也自知眼下是什么情况,暗暗松了口气。

双手合十,抬脚走向那具披着袈裟的金身。

下一刻——

嗡!

整个大雷音寺震了震。

随即,天地间响起冥冥焚音。

灵山四大菩萨之一,地藏王菩萨归位!

……

大殿里,如来看着这一幕,心中叹息一声。

虽然他不大想看见弥勒佛一脉势力壮大。

但如今形势逼人,实在是无奈之举。

要怪只能怪那个明明是太乙金仙,却能催动斩仙飞刀重创地藏王菩萨的怪物!

如今,只是希望观音能安然从此子手中,带回金蝉子的金身遗蜕。

……

而此时。

血河地狱之中。

如来‘心心念念’的怪物,正立于血海上空。

无数魔族、阿修罗气势逼人,赤红的眸子里,尽是凶戾和战意!

为首者,一袭血色长袍,周身萦绕着准圣威压。

赫然正是冥河老祖!

“看在你是菩提祖师的弟子。”

“本祖只说一遍,交出金身遗蜕,你可以离去。”

冥河老祖神色平淡,语气却像是吃定了袁轩。

事实上,也正如此!

袁轩催动斩仙飞刀重创地藏王菩萨,彻底把自己掏空了。

此刻,莫说面对一尊准圣和无数的魔族、阿修罗。

就算是一名普通的金仙,袁轩也抬不起一根指头反抗。

这是典型的趁火打劫,落井下石!

可真的是这样吗?

冥河老祖能做渔翁,袁轩就不会留后手?

袁轩无声冷笑。

然后,深吸口气。

下一刻——

轰!

虚空震动!

整个血河地狱都在颤抖。

一株约莫数千丈庞大的古树,缓缓自袁轩身后浮现出来。

这株古树通体翠绿,宛若由翠玉建筑而成,无时不刻散放着惊人的生命气息。

在场众人皆是见识非凡,瞬间便认出这株古树来历。

冥河老祖瞳孔紧缩,瞬间便感觉到如芒在背的危机感。

……

菩提祖师,作为闻名三界的准圣大能者,鲜少有人不知道其跟脚来历。

准提圣人的善尸化身。

传闻,这具善尸化身,乃是准提在菩提树下斩出,因而赐名——菩提。

……

“准圣神通!”

冥河老祖心中暗惊。

他没想到菩提祖师竟然如此看重这个弟子。

居然特意赐下一道准圣神通护佑周全。

这么一来,他原先想着仗势逼迫,便不能轻举妄动了。

他可不想对上菩提祖师。

不是怕,而是没必要。

准圣之间的争斗,整个三界都要被打崩。

“血河一脉想要仗势欺人吗?”

袁轩负手而立,气息起伏不定。

阿字观瞑想法神思不属,无法全力吞噬血河之中的天地灵气,补充他催动斩仙飞刀的消耗。

大品天仙诀倒是可以炼化血河之中的浊气,转化成他的法力。

但袁轩也担心过于深入杀道,会让自己迷失。

所以此刻的恢复极为缓慢。

“小友说笑了,老祖怎会做出这种以大欺小的事情。”

冥河老祖面不改色,笑眯眯道:“只是,六翅金蝉乃血河之中诞生的,那具金身遗蜕,按理该是血河一脉的遗物,小友是否该将它交还?”

好手段!

袁轩微微眯起眼睛。

这番话立刻就让他陷入两难之地。

他可以仗着菩提祖师的庇护,直面冥河老祖,毫不相让。

那同样就必须维护菩提祖师的名声。

金蝉子本体六翅金蝉,乃是血河之中诞生的生灵。

那具金身遗蜕,天然上确实归属血河。

这是无可争议的事实。

然而!

“洪荒法则……”

袁轩盯着冥河老祖,一字一句道:“物竞天择,弱肉强食!”

他深吸口气,随即又吐出一口雷息。

气势再次骤然高涨。

在场的魔族、阿修罗纷纷色变。

“这具金身遗蜕,是我凭实力抢来的,凭什么交出去!”

强硬!

不讲道理!

冥河老祖有些意外,一个小小的太乙金仙,竟然有如此魄力。

难怪能压着地藏王菩萨打,最后还将其重创,逼迫逃出幽冥世界。

少年天骄,绝代风华啊!

冥河老祖心中暗自感慨了一句。

随即,神色一正:“既然小友说了洪荒法则,那么,接下来的事情,老祖不会出手,也不会阻拦。”

说罢。

冥河老祖身形一动,消散无踪。

可袁轩却是没有放下警惕。

冥河老祖乃是活了无尽岁月的老怪物。

他不相信对方就这么干脆利落的走了。

保不准躲在暗处窥屏……老狐狸!

袁轩散去身后的数千丈庞大的菩提古树,收起了准圣威压。

然后,紧握黑枪。

大品天仙决兴奋激动的手舞足蹈,在脑海里大放狂言。

“我家主子走的可是杀道,最喜杀人放火,绝世凶人,来一个死一个!”

袁轩眼角微微抽搐。

尼玛的功法别坑我!

袁轩稍稍平复,目光扫向宛若浪潮的魔族、阿修罗,平静道:“谁先来领死?”

血河地狱没这么好入。

袁轩要保住金身遗蜕,也并不容易。

最直观的办法,就是用拳头告诉所有人:他不好惹!

早在追着地藏王菩萨杀入血河地狱时,袁轩就想到了。

而且,也做好了心理准备!

地藏王菩萨他要打!

血河一脉……他也要压服!

……

与此同时。

血海最深处的地方。

一杆通体漆黑,又掺着些许血红的大枪,倒插在祭坛上,散发出弑神的凶煞之日气。

周遭躺着无数的白骨尸骸。

难以想象这里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忽然——

一个怯怯又有些狡诈的意识来到这里。

好似顽皮的小孩子一样,伸出无形之手,碰了碰。

随即传递出一段微弱的波动。

大体意思就是:这里暗无天日、孤寂难耐,我缺个小弟,你要不要跟我走?

没有回应。

然后,像是不死心一样,那股波动再次传达:我主人玩枪贼六,喜欢打架,还是个绝世狠人!

许久的沉寂后。

嗡——

那染血的黑枪微微震动,作出了回应。

“好。”

血海上空。

袁轩负手而立,一身气势尽返巅峰。

只是此前宛若魔神的姿态不复。

极尽压榨之后爆发,付出的代价很大。

短时间内,袁轩若是再次透支力量,怕是就要伤到根基了。

所以,此刻袁轩只有太乙金仙初期的实力。

这已经是他的极限。

而他要面对的是……

血色大地上无数的魔族、阿修罗!

他们看着那一袭青衫的道士,眼中的贪欲、嗜血暴涌而出。

轰!

一股股熔岩冲天而起。

一尊恐怖的身影携着滔天煞气,踏着血浪而至。

“小道士,我们终于见面了!”

一双宛若血宝石的眸子,死死盯着袁轩,狰狞肆意。

大自在天魔——波旬!

袁轩扬名三界的那一战,就是踩着对方的凶名、尸骨完成。

“大罗巅峰……”

袁轩心中暗惊,却又丝毫不感到意外。

他跟血河一脉没有太多恩怨。

波旬的出现,在他意料之中。

铮!

寒铁黑枪似是感受到危机,又明悟主人心中的战意,自发而起,落在袁轩手中。

“多言无益,来吧!”

袁轩紧握黑枪,竟是主动迎上。

“蜉蝣撼树,自不量力!”

波旬看着面前的小道士胆大妄为,顿时大怒。

大罗巅峰的威压,肆无忌惮的倾泻而出。

下方的血海滚滚燃烧起来。

一股恐怖的气血,携着天魔之威冲天而起,恐怖霸道,镇压一切。

袁轩身形顿时迟滞,只感到胸口仿佛压着泰山,几乎喘不过气。

“破!”

袁轩暴喝,周身雷霆暴涨,伴随有无边煞气,挣脱束缚。

随即持枪欺上,与波旬正面碰撞!

恐怖的滔天气浪爆发,那些旁观的魔族、阿修罗惊骇退去躲避。

所谓神仙打架,凡人遭殃。

那正在交战的双方,对他们来说就如凡人仰视的神仙。

……

冥河老祖盘坐虚空,凝望着爆发出惊天威能的血海上空,摇了摇头。

“结束了。”

……

轰——!

袁轩直接飞了出去,砸落到血色的大地深处。

随即再次站起身,气息起伏不定。

双眸燃烧着的战意分毫不减!

巅峰不再?

不存在!

波旬面色有些阴冷,心头恼火至极。

这宛若蝼蚁的家伙……竟是越战越勇!

几次碰撞之后,波旬都感到了一丝压力。

……

“大品天仙决对宿主的强悍表示震惊,双手双脚举了起来,高呼六六六!”

袁轩嘴角撇了撇,随即呼出一口雷息,迅速调息自身。

突然——

咔!

袁轩低头望去,微微皱眉。

手中的黑枪发出一声似是哀鸣的呼声。

随即渐渐化作锈斑,消散在风中。

那伴随着袁轩一路征战扬名的寒铁黑枪毁了。

“哈哈哈哈!”

波旬双眸暴射凶光。

一身恐怖的气血震动整个血河地狱。

“你兵器已毁,还有何能耐再战?”

“区区太乙,蜉蝣蝼蚁!”

波旬怒吼,再无保留。

恐怖的血气狂潮汹涌而起。

整个幽冥世界都在颤抖。

十殿阎罗、冥河老祖皆是提了提心。

这是法则之力!

波旬施展法则了!

……

人族的肉身很弱。

这是三界公认的事实。

之所以能驾临在百族之上,依仗的是强大的法宝、灵宝和兵器。

袁轩也是凭着寒铁黑枪,才能一路无往不利,闯下赫赫凶名。

如今寒铁黑枪被毁。

波旬不再保留,施展法则之力压迫。

看上去确实是落入了绝境。

可袁轩神色仍然平静,毫无波澜。

“波旬,领死吧!”

他深吸口气,又吐出一口雷息。

体内响起宛若雷鸣咆哮的声音。

就算潜力耗尽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这已经不是简单的意气之争。

在这里退缩、惧怕,袁轩的道就算废了大半。

求道之路,不进则退!

千钧一发之际!

脑海里响起的提示音,让袁轩怔了怔。

“阿字观瞑想法得意洋洋的回来了,很是自豪的汇报自己拐来……哦不,说服了一个小弟来投奔!”

最新小说: 玄幻:我净化了仙尊的守宫砂 盗墓:开局就把吴斜吓懵了 运朝:开局获得三千锦衣仙卫 扫墓百年:出世已成剑仙 人在大秦:开局震惊秦始皇 这个精神病明明超强却过分谨慎 女帝转生:我的师尊是哲学家冥王 隐居一万年,开局后代找上门 校花开启灵气复苏,我推演金光咒 洪荒地脉,从吞噬不周山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