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路文学 > 玄幻小说 > 西游:逆天了,我的功法居然能自动修炼! > 第45章 大劫起始,金蝉坐化!(12更万字大章)

第45章 大劫起始,金蝉坐化!(12更万字大章)(1 / 2)

而在袁轩进入密室之时。

东海中。

“大大大!”

一声呼喝响彻天地间。

金光熠熠的擎天巨柱冲破云霄,直达三十三天仙境!

旋即,又是一声大喝。

“小小小!”

只见那擎天巨柱迅速缩小,化作丈二长短、碗口粗细。

然后,一道身影飞出,将其抓住。

那身影头戴凤翅紫金冠,身披锁子黄金甲,脚踏藕丝步云履,威风凛然,端的是一位神仙人物!

一双金光熠熠的眸子,照耀天地,勘破虚妄,掩饰不住欢喜之色。

“好宝贝,真是好宝贝啊!”

孙悟空好不胜喜,抓着金箍棒耍弄了几个棍花,随即驾着筋斗云飞去。

天海之间,只有他留下的一句话——

“今日多谢龙宫送宝,俺老孙来日再寻来报答!”

……

东海之下。

敖听心站在龙宫外,望着孙悟空驾筋斗云离去的背影,一时有些恍惚。

这一幕与那日,何等相似。

……

方寸山,三星洞。

袁轩似有所感,扭头看了眼东海方向。

随即抬脚走入幽暗的洞府。

轰隆隆——

石门关闭。

这一日。

菩提祖师座下,悟字辈大师兄闭关,冲击太乙金仙之境!

……

天地间。

凡是知晓西游大计的大能者,或开天眼,或施展神通窥探天机。

然后,便是发现天机紊乱,命定轨迹偏移。

这一切,都与佛门原先的筹谋发生了偏差。

“变数降临,佛门栽跟头了!”

幽冥血海深处,一位准圣嘿然嬉笑,很是幸灾乐祸。

……

兜率宫。

炼丹炉前,太上老君摇着蒲扇,微微眯眼,像是一个钓鱼老翁。

只是不时看向殿外云海的眸子里,有一瞬的白光闪烁。

“气数未减,如此……尚可。”

老君摇摇头,收回视线。

……

婆娑世界,千佛殿。

弥勒佛睁着眼睛,望向天穹尽头,脸色有些难看。

命定轨迹偏移……孙悟空将不会再走一趟傲来国,如此便不会与婆娑世界扯上关系。

这还怎么搭上车?

“不行,这样岂不是就本座一脉吃亏?”

弥勒佛眼中闪烁着异芒。

随即转头,望向殿内诸佛、菩萨和罗汉们。

“法音菩萨,你去一趟地府,寻到地藏王菩萨,言明如今情况,请他便宜行事!”

……

与此同时。

灵山,大雷音寺。

如来佛祖盘坐莲花宝座上,手中掐算着西游大计的变化。

良久,他双手合十,诵了声佛号。

“如此,仍是依照原计划。”

三百年后,孙悟空将被地府勾魂。

届时,便是西游大计的高潮。

也是各方道统、大能们博弈的真正战场。

如来心念一动,正要传唤这场西游大计的另一位主角。

忽然顿了顿。

“……人呢?”

如来睁眼,一双眸子金光熠熠,望向灵山深处。

那是一座很普通的庙宇。

没有匾额。

但在庙外,却有一座金蝉模样的石像。

这是金蝉庙。

如来佛祖座下二弟子,金蝉子的庙。

可现在,这座寺庙却是空的。

本应该在庙里闭关参悟的金蝉子不见了!

“如何下山去的……?”

如来佛祖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

以金蝉子的修为境界,怎么可能悄无声息就下了山去?

如来眼中流出一抹沉郁。

总感觉有人想偷家……

……

西牛贺洲。

一名穿着月白僧袍的俊美和尚,徒步走在荒茫大地,眼神坚定。

……

灵台方寸山,斜月三星洞。

时间冉冉。

春去秋逝,十年已过。

自从菩提祖师驱散门下所有弟子,自身又远去遁世之后。

这座往日的修行圣地,就变得空空荡荡。

那座石门自从紧闭之后,也再没有打开过。

洞府四周,积雪厚深。

却不见一丝一毫的死气。

反而有股勃勃生机,从那紧闭的石门缝隙之中,流荡而出。

忽然——

轰隆隆!

一阵巨响伴随着震动。

那座十年没有打开过的石门打开。

一袭青衣道袍从中缓步走出。

洞府四周厚深的积雪,渐渐融化。

“嗯~”

十年闭关,不见半分衰老的少年道士伸了个懒腰。

“下雪了啊……”

袁轩眼神一阵迷离。

随即又恢复清醒。

抬起手掌,片片雪花落下,在他掌心间凝而不化。

袁轩抬眼望去,掌心间的五六片雪花融化、流动后,又顷刻间凝为一座冰雕。

那赫然是一头凤凰!

袁轩抬起手送出。

只见那冰凤凰振翅飞起,双翼振动,在空中留下点点冰晶,竟是真的活了过来!

袁轩笑了笑。

生死之间,玄机自掌。

这场十年闭关,终于是让他达到金仙境巅峰!

如今,他距离那诞生五气道果,永恒不朽的太乙之境……仅有一步之遥!

十年没有走出过洞府,寻常人会感觉恍然隔世。

但袁轩却毫无触感。

自他踏入这条修炼之道开始。

莫说是十年,纵然是百年千年……对他而言,也只是弹指一瞬。

道观里。

袁轩看着后院的清冷,忽然有些感触。

如果有机会的话,还是要招几个弟子或是仆人。

否则这么大的道观,就他一个人,终究是有些冷清了。

袁轩感慨了一下,坐在池子边上,细细体会他这一次闭关的收获。

不仅境界达到金仙巅峰。

还有阿字观瞑想法从镇元子身上顺来的神通‘袖里乾坤’,已经正式入门。

这倒是不出意外。

有三大功法傍身,袁轩并不纠结神通的入门。

只是……

“袖里乾坤感觉到宿主的情绪,很是谄媚的给蹭了蹭,表示自己的无辜和乖巧。”

袁轩:“……”

为什么堂堂‘袖里乾坤’是这个样子的?

袁轩有些发愁,他严重怀疑是阿字观瞑想法带坏了这股风气。

因为‘袖里乾坤’现在是阿字观瞑想法的小弟……

也不知道它怎么做到的。

袁轩挠了挠头,有些无奈。

这一次闭关,除了‘袖里乾坤’修炼入门。

还有天罡地煞神通和大品天仙诀,也有了些变化。

不过袁轩还没来得及一一查探。

正在这时——

“此处可有人在?”

袁轩怔了怔。

这个声音……好像有点耳熟啊。

袁轩起身,定晴看去。

只见在方寸山脚下,一名气息颓废的僧人,神色黯淡。

袁轩挑了挑眉,脸色有些古怪。

“怎么是他?”

……

这被守山大阵拦在山脚下的僧人,正是曾经拜访过方寸山的——如来佛祖座下二弟子,金蝉子!

十年前。

金蝉子有感自身佛心动摇,下意识便离开了灵山,行走在莽荒大地上,苦寻自身的‘佛’和‘心’。

结果,他便看见了真实的一幕。

那在灵山无数僧人口口相传的红尘繁华,映入他眼中的却是人间炼狱!

妖魔横行,邪道肆虐。

而这一切被佛门看在眼里,却不加以制衡、阻拦。

反而任由妖魔之祸肆虐。

这让洞悉真相的金蝉子无比痛苦,决心自己动手,平息妖魔祸乱。

结果一路杀过来,妖魔之祸不见平息。

反而是金蝉子感到自己的佛心越发摇摇欲坠,已经濒临破碎。

于是想起十多年前,拜访方寸山时,曾遇到的那个少年道士。

……

简而言之。

金蝉子现在走投无路,死马当活马医,想找袁轩论道求活路。

现在就是来到方寸山,想再和袁轩论道。

……这些事情,袁轩本不知道,也猜不出来。

但金蝉子在山脚下,气息萎靡,断断续续将这一路的遭遇尽数说出来了。

显然,这位佛祖座下二弟子已经有些自暴自弃的样子了。

若是不管他,怕是不久后,就要发生一件震惊三界的大事。

……

道观里。

袁轩微微蹙眉,脸上若有所思。

他能感觉到,金蝉子的佛心确实是接近破碎。

若不加以阻止或是挽救,怕就要以身殉佛了。

“好家伙,我这算不算间接的废了佛门一位大罗金仙啊?”

袁轩摇摇头,却是没有打算露面见金蝉子。

他跟灵山的因果已经够深了。

再深一些,也无关紧要。

但他现在不想见金蝉子。

可这么放任不管……

袁轩想了想,一缕神念远游,传音千里。

“许久未见,金蝉子。”

……

山脚下。

盘膝而坐的金蝉子,睁开疲惫的眼睛,露出一抹笑容。

“贫僧该如何称呼施主?”

袁轩顿了顿道:“本道,悟隐。”

“阿弥陀佛!”

金蝉子双手合十,身形看上去十分消瘦。

与那日佛威凛然,驾临方寸山时判若两人。

“打扰悟隐施主了,贫僧深感不安,还请赐教。”

袁轩沉默了一会儿,仍是有些难以置信。

“你到底是怎么把自己搞成这个样子的?”

“你可是一尊大罗金仙啊!”

大罗金仙!

哪怕是放眼整个三界,这个境界的存在,也是罕有少见。

每一位大罗金仙,在三界之中都是声名赫赫,镇压一方的大能强者。

金蝉子闻言,沉默片刻后道:“贫僧……动摇了佛心。”

“为何?”袁轩虽然猜到了原因,但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

“正如施主那日所说,灵山教义有问题。”

金蝉子神色越发灰败,想到这一路的遭遇。

“佛是什么?道又是什么?哪里是彼岸?哪里是人间?”

金蝉子双手合十,身上佛光已经淡不可见。

那一身惊天动地的大罗金仙修为……更是已经跌入谷底。

空有境界,而无佛法修为。

此刻的金蝉子,就像是一具空壳。

……

道观里。

袁轩本能感觉到,这或许是……一个机会!

一个插手佛门西游大计的绝佳机会!

当然。

前提是他能忽悠……哦不,是规劝金蝉子,让他走上正路!

袁轩心一狠。

猴子提前取宝,已经紊乱了部分天机。

这波把金蝉子忽悠瘸了……哦不,规劝他走上正道,也好把水搅浑!

这么一来,他才好入局。

从棋盘外的过客,变成棋子。

袁轩清了清嗓子。

“你既然觉得困惑,为何不自己去印证?”

山脚下盘膝而坐的金蝉子怔了下,似是困惑,又像迷惘。

好半响后,他才回过神。

“施主这番话是什么意思?”

道观里,袁轩负手而立,目光穿透守山大阵,看着那神色萎靡的俊美僧人。

“你走过了人间,目睹了残酷。”

“也看过繁华背后的肮脏和龌龊。”

“可你仍然没有得到答案。”

“既然如此,何不自己入局去红尘洗练自身,历一历那人间百态!”

……

山脚下。

金蝉子一脸呆滞,干裂的嘴唇蠕动。

“红尘…人间……”

这一瞬间。

那颗已经濒临破碎的佛心……凝固了。

金蝉子身上那本已经淡不可见的佛光,渐渐凝实。

然后。

从那方寸山之中,飘来一句话——

“金蝉子,轮回去吧。”

话音落下。

金蝉子猛地抬起头,目光颤抖的看着迷雾笼罩的方寸山。

恍惚间,他仿佛看到一名年轻的道士,站在山巅之上,眸光深远……

许久后。

金蝉子双手合十。

“阿弥陀佛——”

“多谢施主点化!”

言罢。

金蝉子起身,步履阑珊的离开了。

但他的脚步却是很坚定。

……

道观里。

袁轩其实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只是他感觉,自己好像大概可能……把金蝉子忽悠住了。

“接下来会发什么呢?”

要是金蝉子对灵山教义动摇了,产生怀疑……

那他接下来会做什么?

提前入轮回,转世去人间!

袁轩有些期待。

……

与此同时——

气若游丝、仿佛随时会咽下最后一口气的金蝉子,迤迤然的盘坐在山涧处,双手合十。

“阿弥陀佛——”

这位佛祖座下二弟子,脸上一扫此前的萎靡,隐约有一层圣洁笼罩。

下一刻。

“贫僧在此发下大愿,愿为三界众生求一条脱离苦海之路!”

“十世轮回,彼岸往生,永不悔过!”

话音落下。

天地震动!

一道白光从地上升起,直入云霄。

随即又落下,将金蝉子笼罩住。

三息之后。

金蝉子……坐化!

……

灵山,大雷音寺。

如来猛地睁眼,惊怒交加的望着远方。

“金蝉子!?”

距离有些远,而且……来不及了!

如来脸色有些难看。

不对!

金蝉子为什么这个时候坐化?

为何!?

“该死的,谁在搞鬼!?”

金刚尚有怒目之时,佛祖亦是如此。

此刻。

如来心头怒火一起,整个灵山皆是颤动!

天地昏暗,准圣之威驾临,千千万生灵颤抖着跪伏,不知发生什么。

……

同样的一幕。

在各地、各个角落上演。

那些知悉或是洞察西游大计的大能者们,在这一刻,皆是感到天机骤变。

……以及那一道照耀三界众生的轮回之光。

五庄观。

镇元子站在山巅处,神色有些怪异。

“金蝉子?为何是这时候坐化?而且……”

这位地仙之祖的目光中有一丝凝重。

那回荡在天地间的宏愿……为何得到了天道垂帘?!

……

婆娑世界,千佛殿。

弥勒佛此时脸色也有些难看。

按照原定轨迹,金蝉子不该是这时轮回……

即便轮回,也不该是自我轮回!

这么做会折损佛门的气运,对西游大计产生不可预计的风险!

就像是原本呆在棋盘上的棋子,突然就跳出了棋盘……

这种感觉简直糟透了!

“该死的,如来那家伙到底在干什么!?”

弥勒佛有些恼火。

接二连三的变故,让这位婆娑世界之主心中有些不安。

金蝉子自我圆寂,坠入轮回之中。

如此一来,将跟佛门毫无关系。

这是在割肉啊!

……

与此同时——

最新小说: 校花开启灵气复苏,我推演金光咒 玄幻:我净化了仙尊的守宫砂 盗墓:开局就把吴斜吓懵了 这个精神病明明超强却过分谨慎 女帝转生:我的师尊是哲学家冥王 隐居一万年,开局后代找上门 人在大秦:开局震惊秦始皇 扫墓百年:出世已成剑仙 洪荒地脉,从吞噬不周山开始 运朝:开局获得三千锦衣仙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