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锁住(1 / 2)

从南昌府到魏河书院,水路极快。

顺风走,没两天的工夫,就到了魏河书院。

书院在四面环水的一座岛上,岛上有座山,书院就在山间。自书院码头下船一路拾级而上,便到了书院的大门前。

眼下已至五月中,书院山门前古木参天,阳光照射处暑热渐起,阴凉地却清风阵阵。

钟复川一行到书院门前的时候,已经是下晌。

日头斜照,一路沿着石阶看去,风景如画。

迟玉当真有心作画一幅,可惜自己笨手不会作画,会作画的那人,却叫了她一声。

“莫要乱跑。”

迟玉倒是想跑,可这魏河书院坐落在小岛之上,等闲她也逃不了啊。

她只能另行打算了。

但众人刚到了山门口,就同一人行人撞到了一处。

这行人是从另一面上的岛,眼下也刚到书院的正门前。

不巧,正是金潘一行。

金潘是少爷衙内的做派,明明李郁林也是官员之子,但他出行并不会带太多人上路。

金潘却不一样了,似乎带了半府的人。

只不过魏河书院是读书的地方,能带着随行的人有限。

金潘等人被拦在了门外,书院的人告诉他,“您最多只能带三人。”

金家的管事在和书院的人交涉,金潘神色不好,更是一转身就看到了钟复川一行人。

“呦,你们也来魏河书院?”他说着,见钟复川一行人数也不少,哼了一声。

“这里可不许带这么多人,随行服侍的仅限三个。”

钟复川一行连同钟密的书童,一共是八个人。

金潘终于好受了一点,觉得有人与他一样,也得削减人手了。

谁想迟玉朝着他啧啧两声。

“你是不是算术不太好?我们有两个书院的名额,八个人进去有什么问题?”

金潘一愣,这才意识到,钟密和钟复川都在书院的邀请之列。

他脸色瞬间难看下来,重重哼了一声。

而金家管事也和书院的人交涉失败,苦着脸跟他回禀,“爷,确实只能带三个人?您看让谁服侍?”

金潘的小厮肯定要带上,管事也得打理事物,至于剩下的一个。

他没有从身后的一群人里挑,反而不知怎么,看了钟密他们一眼。

“另一人再说吧。”

他当下竟然只带了两个人先行进去了。

迟玉又是啧啧,“我还以为塞钱也得加人伺候呢。”

钟密在旁皱眉,“我也以为。”

钟复川拍了拍迟玉的肩头,“行了,先管好你自己。”

他说着,瞧了她一眼,“你要跟着我,还是钟密?”

迟玉立刻表示要跟着他,钟复川说好,但她眼睛一转,又改了主意。

“还是让阎宽和阎尖兄弟跟着你方便一些,要不,我跟着钟密吧?”

她连忙同钟密友好的示意了一下。

钟密无所谓,一门心思琢磨着怎么在魏河书院找人。

倒是钟复川朝着迟玉笑了一声。

“你跟着钟密也行,到时候让书院的人安排我与他,在同一院子,也就是了。”

迟玉:“... ...”

那跟谁有什么区别吗?

他们一行还真就安排在了同一个院子,东边就是金潘落脚的院子,西面的院子还没住人。

迟玉安置了东西,留了陶陶在房中收拾,就跟着钟密出来了。

钟密拿了画像与书童一道找人。

迟玉也跟他帮着忙。

只是走到书院侧门前的时候,听见一阵压抑着的哭声。

迟玉走过去,就看到了金潘的管事。

那管事正同一个跪在地上求他的老妇人冷言说道,“你求我也没用,书院只能进三个伺候的。难不成你觉得自己脸比旁人大,能进来伺候爷?”

那妇人身形消瘦,不知是不是哭求的原因,发髻凌乱,几缕头发半遮了脸。

“求求管事,再跟爷说说,能不能加钱让奴婢进去,不然... ...”

话没说完,一下被那金家管事推开了。

“不然怎样?你还想威胁主子?”

那老妇人惊恐地连道不敢。

管事冷笑一声,“量你也不敢!老老实实的,爷自然会顾念些,若是惹怒了爷,吃不了兜着走!”

管事不欲再同那老妇人纠缠,一脚将她踢开。

“快别在此处纠缠,爷可是发话了的,任何人必须谨言慎行,尤其在这魏河书院!”

他说完,让外面的金家奴仆将老妇人拉走。

“看住了她!”

那管事似还有事在身,转身就走了。

老妇人还想哀求,迟玉走过去瞧了一眼。

金家的奴仆见她走过来看,更是急忙拖走了老妇人。

老妇人很快消失在了侧门外,约莫是被金家的船暂时带离了魏河书院的小岛。

钟密在这个时候走了过来。

他问迟玉,“你在看什么?”

迟玉没有回答他,反而问他要了画像。

迟玉没看许一沧的画像,反而看了看许一沧的娘。

画像上的妇人微微发胖,圆盘脸蛋,头发梳的一丝不苟。

钟复川曾经说过,许一沧的寡母是个厨娘。

她盯着那画像看,钟密惊了一下,问她。

“你见到一沧的娘了?”

然而迟玉皱着眉摇了摇头。

许一沧的神情瞬间寥落了下来。

迟玉瞧着,什么也没说,转身找到了阎尖。

钟复川恰好也在,迟玉把话说了,钟复川神色凝了凝,吩咐了阎尖。

“你跟着金家的仆从,去他们落脚的地方看看吧。”

“是。”

*

距离魏河书院不远的沿河小镇。

金潘带不进去书院的仆从,都在小镇暂时逗留。

方才在书院侧门苦苦哀求的妇人,被人拉回了他们落脚的院子。

妇人被安置的院落更加靠里,一层套着一层,被层层看守。

她在半路上,被人叫着领了一提盒的饭菜。

那提盒有四层,瞧着饭菜十分丰盛,可妇人却丝毫提不起精神,脸色发苦地走近了最里面的院子,来到了一个紧锁的门前。

她靠近,里面就传来了一个沙哑的声音。

“娘来了。”

随着这声,是一阵锁链在地板上面摩擦的声响。

被紧锁在房中的人步履沉重,一步一步拖着锁链,走到了门前。

房内暗无天日,只有门门的地方,能在锁链锁住的门缝中,照进一丝光亮。

老妇人听见儿子的声音,忍不住落下了泪来。

最新小说: 小农女的彪悍人生 重生成四个巨佬哥哥的团宠 全班穿越原始社会(基建) 恶毒女配重生后 榜下捉婿后我成了太子妃 侯府真千金和王爷互穿了 前女主黑化后(快穿) 女尊之拯救凄惨男主(快穿) 特种兵:我的仇人是范天雷 [剑三 少年歌行]世外来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