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战狼兽(1 / 2)

姬怀南知道她肯定出不来,那些可都是他亲自捕捉豢养的狼,一个个凶神恶煞,只要认定是它的猎物那怕有上天的本领都不能逃脱。

就凭她一个弱女子逃离狼口绝不可能,怀朔今日就断了你的那些念想,事后就安安心心和那柔公主成婚,不能为了这么一个女人坏了大事可不能。

姬怀南阴鸷这脸,嘴角一抹邪笑,更何况嗤努的大使过几日就要赶到城里,来朝议事,我可是父皇的好儿郎绝不能出任何差错。

“怀南兄,你怎么跑这儿来了,这些小事让手下去办,对了怀朔来了,今日瞧这身子好了许多”

谢安望了身后的奴隶想从中找点什么,眼神中带点些许的失望,不过也只是那一刹那,随后跟着姬怀南离开了这里。

“他身体还未痊愈让他在账内先歇着”

“你这哥哥当的挺称职啊,要说你两怕是连面都没见过两次吧”

“却是,那怕一次面都没见过我也是他的亲哥哥”

所谓祭祀不过是用些寓意深长之物来祈祷来年的风调雨顺国泰民安,用来祈祷皇族权势稳固,江山安稳。

用怎样的祭祀手段没有一个统一的做法皆是由置办人去设置,姬氏皇族为了不引起争端,每年的祭祀由大到小的皇子轮流置办。

姬怀南本就不喜这些繁文缛节,但是该是他的他也不会随意糊,原本生性凉薄,成年混迹边疆,征战四方,与刀剑为伍,不喜那些莺歌燕舞。

正巧他在征战妁妤国时逮了不少狼崽,刚好养的差不多,现在正是验收成果之时,用这些罪囚来验收正好不过。

傅熙夕被压至祭祀场,环绕一周整个场内大概有一个篮球场那么大,四处都是高高垒起的铁墙,四周都用长刺围起,给人一种特别压抑的心情。

接下来便是关押凶兽的笼闸,整整20只皆依附在墙里,里面的便是这次要杀掉她们的恶兽,狼声皆起,四处哀嚎。

傅熙夕眯眼仔细瞧了瞧,那些狼好像受了什么刺激,一个个眼眶红的充血,狂躁暴怒,不像是正常模样。

这可如何是好,她真是在作死啊,练习几年的跆拳道哪怕是全国最厉害的人,也不敢和这些野兽正面拼,这不是找死吗。

自己一天天没事干,心血来潮一上头就来为他们拼命是不是脑子不好使,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吗,我的天神。

傅熙夕心里默默给自己打气,还是紧张的咽了咽口水,握紧手中的剑,没事没事一定会没事的,就当宰鸡仔鱼一样一睁眼一闭眼就过去了。

铁闸慢慢拉起,野兽蓄势待发,都红了眼随时扑出牢笼将傅熙夕撕碎,一个接着一个野狼扑了出来,一口咬住傅熙夕的肩膀,钻心的疼。

许是死亡面前的求生欲,浑身的力气集中在一起一下爆发出来,傅熙夕一把将肩头的恶狼甩了出去。

提起手中的剑向面前扑来的恶狼砍去,看着面前围满恶狼,傅熙夕有点失去理智,这有几条命都不够用啊,豁出去了今天不是你们死就是我重新投胎。

卯足了劲儿拿着刀在狼群中乱砍,毫无章法,逮到一个砍一个,傅熙夕早就乱了心智,挥着刀竟砍杀了十几只狼,其他的狼许是怕了不敢上前。都在周围匍匐着伺机而动。

傅熙夕缓了缓神,幸好古代的人比较老实,这刀制的削铁如泥,要是放现代那些偷工减料自己早就死了七八回了。

“绝地反击,就趁现在,该死,这左手”

傅熙夕重新提起刀冲进狼群,破了它们的攻势,再加上自己的跆拳道术,刺中其中一匹狼,顺势又砍向左面扑来的,顺着下来绕过腰间刺穿身后扑来的。

短短数十秒就杀的剩两三只了,这身体怎么关键时刻掉链子,肩膀的血流太多加上自己昨日的风寒,体力一下就支撑不住了。

“这女子倒有几分本事,这可是十几头狼啊,就这么砍完了,哼,有点意思”

最新小说: 剧情似乎哪里不对[末世] 假结婚后带球跑 听说我离婚了 平仄 女配总是自作多情 最佳传闻(exo同人/BG/主灿勋白) 未婚妻不对劲[穿书] 工藤家的少女 被迫嫁给仇敌以后[快穿] 分手处理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