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第九章(1 / 2)

夜渐渐深了,派对却还在继续。尤金找了个借口从人群中脱身,到了阳台上吹风。

肖在一旁看见了,迟疑了一下,也无声地跟了上去。他在尤金的侧后方停了脚步,看夜风吹起尤金的头发,霓虹灯光落进对方的眼睛里,像是流火。

肖并没有什么必须要向尤金表达的东西,他只是单纯的,非常的想要待在尤金身边。这种渴求比起以往更加恳切纯粹,像是口渴的人需要水,饥饿的人需要食物。

如果可能,他其实也想触碰尤金。然而昨天的不愉快还历历在目,所以他小心地站在了尤金身周的一米线外。

尤金没有因为肖的靠近改换动作,两个人就这么一直无言地站着。

在许久的沉默之后,尤金一边看着眼前的夜色,一边问身后的肖:

“……你想过以后要做什么吗?”

肖没想到他会问这个,迟疑了一下,摇了摇头:“还没有。”

“也该考虑一下了。比如要做什么样的工作,在什么样的地方生活。”尤金的声音很平静。

这句话似乎有一些暗藏的隐义,肖没能马上抓住,却下意识地感到了不安。他低下头抿了抿嘴唇,然后道:“我能做的事好像不多。”

尤金转过身来。肖的眼睛在突然间对上了那双金棕色的眼睛,下意识地往后退了半步。

尤金看了看客厅里肖的同事,又看回了肖:“之前你不是被雇佣过?我都不知道你有修理游艺设备的手艺。”

肖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解释。那时他在一个人逛游乐场时遇到了故障的设备,想要仗着个子高把困在器械里的孩子救出来。结果刚靠近中控台,器械又凑巧地再次运行起来。经理赶来后查了设备日志,指着上面的记录,硬塞给他了一份工作。

到现在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故障的设备总会在他靠近之后莫名奇妙地好转起来,他也并不认为这种运气能为他再找来一份工作。

“……我其实也不是很懂,但我可以学。”肖斟酌着词句,小心地回答,“你希望我回去游乐园上班吗?”

“我希望你干什么不重要,你自己能找到一份喜欢又能糊口的工作就好。”尤金看得出肖的态度要比往常要更加卑微一些,隐隐地带着讨好,让他不是很想在这个话题上继续下去。“反正以后有的是时间,你可以慢慢想。”

有的是时间。肖听到这句话,忽然有了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他想起了今天的日期。

——7月11日,他原定的销毁日。

他本来应该被生命学会的人一片片的拆解,碾碎,昂贵的零件被挑拣之后再进行熔炼,成为日后某个金属器械的一部分。

然而现在他却站在这里,得以在被人工点亮的夜空下看着尤金的眼睛。

今天之后的每一分每一秒,或长或少,都是尤金用自己的命为他抢下来的。

看着肖忽然怔怔,尤金没有提问,也没有再说什么。他在肖的肩膀上轻轻地拍了拍,转身走回了客厅。

……

“……为什么他们要开始放这种东西!恶心恶心,快点关掉……”

刚一踏回明亮的室内,玛丽尖细高调的声音便传进了耳中。尤金的注意力被吸引了过去,发现原本放着音乐节目的电视不知何时进入了新闻档;因为现下的画面过于血腥,玛丽下意识地开始了抱怨。

在瞥了一眼投影之后,尤金迅速地抬起手,制止了玛丽关闭电视的动作。

“在联盟和撒格朗联合的边境,连续数周都爆发了小幅度的非武装冲突……冲突中死亡的民众的数量仍待确定,目前发现的尸体已经达到了十一具……”

尤金皱着眉头,微微眯起眼睛,一步步走近了,盯着镜头里的画面。

那画面应该是矿星上的工人用自己的设备在匆忙中摄下的,晃动得很厉害。被马赛克模糊了面貌的死尸分散地躺在裸/露的砂土地上,极度嶙峋的下肢和手臂被扭成了怪异的角度。

镜头在此时来了一个猛烈的抖动,让尤金敏锐地捕捉到了没有被马赛克及时覆盖到的十几帧影像。

在那个瞬间,玛丽的眼中的尤金忽然僵住了,脸上的血色也在迅速地褪了干净。这让玛丽连忙切掉了投影的画面,抬起手在尤金的眼前晃了晃。

尤金这才回过神来,看上去却像是虚脱了一般,被抽掉了所有的生气。

最新小说: 主神修理员 恶毒女配带球跑 超神学院之吊打诸天 系统给我发对象[末世] 好吃,不甜 在惊悚游戏里和顶流组CP[无限] 马甲导演全世界 极限求生[荒野直播] 蛮荒游戏:开局获得定向选择权限 无法标记(星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