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第四章(1 / 2)

去往约书亚家的路上,尤金拿出了终端看了一眼。信息栏已经炸了,估计是熟人以外,连媒体也得了消息找上门来。有些胆子大的记者甚至直接发来了通话请求,被尤金直接拉黑了。

约书亚不由得感慨了一句:“你看起来真的成了名人了……”

“开快点。”尤金打断他。

尤金很少有催促人的时候,约书亚侧过头仔细看了一眼,发现不知何时,尤金的嘴唇已经失去了血色。

“怎么回事?”

尤金没说话,低下头,用右手在左肋下按了按。黑色的T恤看不出颜色来,他的手掌上却是一片粘腻的红色。

摇了摇头,尤金道:“你之后把车送到我们工坊那里做个清洁吧。”

约书亚差点把车开出道路:“你受伤了?之前怎么没说?”

“不是什么大事。之前我在换衣服的时候就把伤口堵上了,可惜又裂开了而已。”

“这一路上这么久……”约书亚似乎明白了些什么:“等一下,你不会是怕肖担心才想跑到我这儿来的吧?”

“你很聒噪。看路。”尤金把眼睛又闭上了。

约书亚心里说不上什么滋味,蹙着眉又看了尤金一眼,給车提了速。

……

尤金和约书亚都住在绿星最大的城市科尔诺瓦。只不过尤金的公寓处在名为“无夜之地”的一半,是个嘈杂又巨大的商业娱乐中心,而约书亚家所在的另一半则是政府,贵族,和宗教权贵们聚集的行政兼居住区,相当清净高雅,别名“白塔”。

约书亚出身的罗斯柴尔德家声名显赫,拥有着在“白塔”也数一数二的华贵宅邸。然而这种贵族家庭似乎都有个匪夷所思的执念,就是要将地球时代的风格和传统继承到底——一个个的宅邸都是巴洛克风格,上上下下的仆佣也都是活生生的人类。这么做最大的缺点除了人工费极其昂贵之外,就是仆人在见到了尤金这种“风云人物”之后,分外管不住眼睛和嘴。

这不是尤金第一次来罗斯柴尔德家,却是仆佣们第一次认出了他的脸和身份。惊讶的表情和窃窃私语尽管被小心地掩藏着,放在当事人眼里还是很明显。

下车后的尤金半倚着约书亚往前走着,体重却越来越往后者的身上倾斜。好不容易走到了客房所在的侧翼,他低低地对约书亚说了一句:“你之后来帮我包扎一下”,便闪身进了一间房间。

客房内站着两个穿着黑白制服裙的女仆,见了尤金之后愣了愣,顿时面色通红。角斗的热度实在太火,几乎所有的佣人都偷偷摸摸地看了些许或者全部的转播。哪想那个令人噤声的修罗会在自己的眼前突然出现,还不是杀气腾腾的版本,而是略显疲惫,让人心生爱怜的版本。

人类对强者的向往几乎出于骨血,更不用说这位强者比镜头上还英俊了许多。两位女仆强自镇定地走上前来:“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

“……出去。”尤金指了指门外。他的头有些晕,现在缓了一口气才能继续说话:“请你们都出去,谢谢。”

等两个姑娘快步走出去之后,尤金反手锁了门,拉上了所有的窗帘,这才把身上的衣服慢慢脱了下来。浴室里,光洁的镜子映出了尤金那具满是血污却修长有力的身体,以及他左肋和肩胛上两道皮开肉绽的伤口。

随着浴缸里的池水变成了浅红色,尤金原本的小麦肤色慢慢展露了出来。等到他再迈出浴缸时,那两道还在往出渗血的伤口显得愈发狰狞了一些,而在他后腰的地方,一个圆形的,像是红色纹身的印记也跟着显现。

那是一个红圈里分作三行斜斜写着的一句话,“Feel lucky tonight?”

只有仔细看了,才能发现这印记的笔触竟然是陷进了皮肉里去,哪是什么纹身,分明是个被烙铁烫下的烙印。

尤金从一旁的小桌上拿起一条浴袍系在腰上,把烙印和以下的身体遮罩住了,这才离开了浴室。

……

在约书亚拿着急救箱进来的时候,尤金正赤/裸着上半身坐在四柱床上,黑色的丝绸浴袍解在腰间,露出了触目惊心的后背。

这让约书亚连抱怨自己被驱使的心情也没了,直接跪坐在尤金的身边,开始帮他清理创口。好在罗斯柴尔德家的药箱没有固守于旧世纪的科技,只需要拿出一张半透明的薄膜覆盖在伤口上,就能在消毒之后隔绝固定创口,纳米级的材料自动地修补起裸露在外的组织。

按理说这么操作起来应该很快,约书亚却莫名其妙地跪了半天,搞得尤金心里发毛:“怎么了?”

“没事。”约书亚说了一句,看尤金把浴袍重新扯上来穿好了。

——尤金的皮肤是一种光滑的麦色,肌肉修长又结实,仿佛会随着他的呼吸缓慢地舒张。可这本来应该极具美感的肢体,偏偏被大大小小,深浅不一的伤疤覆盖了。

而他刚刚一直在看着的,是某一道留在尤金肩头的疤痕。

那道仿佛消融了尤金些许血肉的伤痕,是为了救他才留下的。

……十多年前,约书亚和尤金都在士官学校读书。隶属于同一个将军的预备军官会被分到同一个士官学校,约书亚在女将亲卫的预备队,尤金则属于女将直接统帅的特殊部队,两个人算是勉强有了交集。

亲卫预备多是一些名门贵族送进来准备从政的孩子,行事自然极其高调惹眼。而特殊部队的人数极少,从不抛头露面,就连其他学员也对他们的任务和职责一概不知,只知道这一部队被称为“守门人”。

“铁之手”季耶夫将军的特殊部队叫做“先驱者”,“隐者”司松将军的特殊部队叫做“准星”,哪个听起来都要比“守门人”厉害了不止一星半点。加之“守门人”的学员存在感几近于无,久而久之,亲卫预备里以约书亚为首的一群优等生,开始坚信守门人是一群徒有其名的肉脚。

然后亲卫预备队这群自命不凡的公子哥第一次出任务,就被邻国撒格朗的反/叛军给俘虏了。

一群还未成年的二世祖被绑在星舰的角落里,连哭的胆量都没有。最后来救他们的,就是尤金带领的,一支只有六个人的“守门人”小队。

六个人对九十八人,敌方全歼,唯一受了伤的人是尤金。这是因为约书亚在被解救之后看到情势逆转太过兴奋,自作聪明地想要潜入对方的舰桥,然后被躲在暗处的敌人用激光枪瞄准了后心。

千钧一发之际,尤金扑出来将他推向了一边,右肩膀却整个地焦掉了一块。

……在十多年后的现在,约书亚站在尤金的身旁,看着对方站在阳台上,倚着栏杆抽一根卷烟。这个场景看起来距离尤金救下他那个瞬间如此遥远,仿佛某个前世。

他其实并不想出言打扰这份宁静,却还是在斟酌了许久之后,鼓起勇气开了口:“你知道吗,在你退役之后,守门人的亡殁率再也没有下降过。”

“是吗。那挺可惜的。”尤金看着正前。

“你不觉得,在战场上战斗,要比在角斗场上杀人要更有意义一些吗?”

最新小说: 神话制卡师 冲向世界杯 末世模拟器之我全身都是白板天赋 九墓奇棺 全民模拟:我要打造爽文人生 荒野妖踪 豹豹我呀?大概是废了 人在废土,开局抽出斩魄刀 娇软美人进入恐怖游戏后 奇门诡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