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第三章(1 / 2)

迪特里希穿着一身华丽的白色礼服,一双碧蓝色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尤金,表情在愤怒和哀伤之间来回地变换。到最后他终于留意到了站在尤金身边的肖,眼神瞬间变得怨毒起来。

旁观者的约书亚大概知道这两兄弟之间奇怪的纠葛,现在站在现场,顿时有了种要看年度情感大戏的观感。据他所知,肖原来是迪特里希买来的生化人,这位花花公子却在把人玩腻了之后把人退了货,并在学会销毁肖之前把人放在了尤金那里。哪想到肖和尤金相处出了真感情,他这位浪漫至死的朋友甚至选择为了肖站上角斗场。

……所以现在的这一幕,大概是两个兄弟要为了美人大打出手?约书亚挑了挑眉,微微往后退了一步,选了一个方便看清两个人表情的角度。

“你去角斗的事情,完全没有告诉我或者母亲。”迪特里希的胸膛剧烈地起伏着,“每次都是这样,你做了什么,我们都是最后一个得到消息的。”

尤金闭了闭眼睛,侧脸鼓起了一条带着棱角的线。

“你想过我的感受吗?和朋友一起来看角斗,却发现站在场上的人是自己的哥哥?”迪特里希冷笑了一声,把一直攥紧着的拳头在尤金眼前摊开了,手掌里面全是斑驳的半月形血痕,像是用指甲硬生生掐出来的。

一直没有表情的尤金脸上终于闪过一丝愧疚,他放松了牙关,低声地说了一句抱歉。

迪特里希听到了这句道歉,表情有一瞬间仿佛就要哭出来一般。然而他很快地整理好了情绪,扯了扯礼服的前襟:“你不能为了一个该死的生化人这么折腾自己。我会通过母亲联系学会,让回收它的时间提前。”

这句发言让尤金愧疚的神色退了干净。他皱了皱眉,看向迪特里希的眼睛:“别说这种胡话了。在我死在角斗场上之前,按照角斗例令,没有人能动他。”

“死?你听听你在说些什么?”迪特里希看起来就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你是在告诉我,你愿意为了这么个东西去死吗?”

随着最后一个词的尾音落下,他在瞬间向前几步,一把拽住了肖的长发,用力往下一拉:“你难道……”

在他继续说下去之前,尤金死死地钳住了他的手腕:“迪德,过分了。放开他。”

出乎意料地,迪特里希竟然真的松开了手,眼睛却已然红了:“你为了它,要跟我动手吗?”

尤金看着他,没说话。

迪特里希的声音带着些颤抖,把之前未说完的话出了口:“你难道是爱上它了吗?你知道它除非被销毁,否则设定是不会更改的吗?”他看了看尤金,又看了看肖,露出了一个不可置信的笑容:“这个垃圾只会永远忠于我,属于我。你为什么要为它做到这个程度?”

尤金缓慢却有力地将迪特里希带离了肖的身边,然后松开了手。

“跟爱不爱没有关系。在角斗之后,肖只会属于他自己。”尤金面色不变,微微活动了自己的手腕:“你该回家了,迪德。”

这么说完,尤金转身对约书亚说了一句:“去开车。”

发现剧情走向不符合自己预想的约书亚终于反应过来,迅速地绕到了驾驶座的一边。

眼看着尤金就要离开,迪特里希神经质地大笑了起来,再开口的时候,声音里充满了愤恨和癫狂:“你总是这样,尤金,你总是这样!!”

尤金没有理会他,拉开了车门。

“我为什么会觉得自己能阻止你??毕竟十二年前你就能为了一个……”

——砰。

约书亚被这声巨响惊得抬起头来,这才发现是尤金死死箍着迪特里希的下巴,把人砸向了自己这辆陆行车的后风挡。

“你最好,想想你要说什么。”尤金压低了自己的声音,看向迪特里希的眼睛已经带上了杀意。

约书亚被这突然的转变吓得气都不敢喘,而在他做出反应之前,却有另外一个人,从旁拦住了尤金。

是肖。

……这简直像是一个魔幻的笑话,被尤金保护着的肖冲到了迪特里希身前,想要维护那个刚刚称他为垃圾的,早已抛弃了他的主人。

然而比约书亚更混乱的,大概是肖本人。

在迪特里希出现之后,他就处在一种极度怪异的境况里。他的身体仿佛被劈成了两半,一半想要望向尤金,另一半却为了迪特里希的出现而欢欣鼓舞。这后一半的情绪是如此的不合常理,让他在明明应该觉得沉重的场景里,竟然能为了看见迪特里希的面容而心跳加速。

这种完全不受控的感觉,让肖觉得……非常绝望。

而现在,在他反应过来之前,身体已经自行地挡在迪特里希身前,忠实地贯彻着他身为“恋人”要护卫主人的职责。

在他冲上来的那个瞬间,尤金身上的杀意就立刻消散了。肖面对着尤金,没有错过对方脸上那个一闪而过的,受伤的表情。

这不是他第一次看到这个表情。

肖把拦着对方的手放下来,喉结上下一下:“尤金……”

尤金松开了手,往后退了两步,整个人似乎被巨大的疲惫感淹没了。肖看着尤金的眼神明显地暗淡下去,觉得有人把他胸口那颗虚假的心脏捏了个粉碎。

……

在约书亚的车上,气氛极其的诡异。

最新小说: 主神修理员 超神学院之吊打诸天 极限求生[荒野直播] 好吃,不甜 恶毒女配带球跑 系统给我发对象[末世] 蛮荒游戏:开局获得定向选择权限 在惊悚游戏里和顶流组CP[无限] 无法标记(星际) 马甲导演全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