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第一章(1 / 2)

这是一条极其宽阔,却十分昏暗的走廊。走廊的尽头,连着一道有着黑色栏杆的巨型金属门。

透过栏杆的缝隙,可以看到外面的场景——烈日下的砂土地,极远处人声鼎沸的看台。然而和外界嘈杂的声响相对应的,是这条走廊里令人压抑的安静。

此时,有数千人正站在这条走廊上。

走廊的地面被无数个莹蓝色的光点标记着,将这些人分割在了一米见方的格子里。这些光点以固定的速率,缓缓亮起再缓缓熄灭。在一呼一吸之间,可以看见有密密麻麻的人影自黑暗中逐渐显现,再重新被黑暗吞没。

这些人的年龄,性别,身形各异,但是动作和眼神中都充满着某种极致的紧绷感。他们大多死死地盯着眼前那道大门的方向,却也会时不时地打量起前后左右的人来,眼神是明显的戒备,抑或是嗜血的疯狂。粗重的呼吸互相交错着,靠近的肩踵间,甚至可以闻到身边人呼吸的气味。

……仿佛一群在黑暗中等待开笼的野兽。

尤金站在这一群人里,表情是格格不入的平静。

在这一眼望不到头的行列中,高壮的彪形大汉才是多数,像他这样正常的身量反而并不显眼。他就像一个影子,安静地蛰伏在了兽群中央。

……

在星际联盟维尔多昂,最盛大也最受人瞩目的活动,莫过于每三年都会举行一次的“角斗”。

每一次的角斗都会由政府出面,在联盟的首都星绿星举办。它的规则和它的名字一样简单:数万人的参赛选手在用冷兵器进行混战后,决出最后剩下的六十四人。之后由两两厮杀,击败者晋级。而晋级到最后的胜者,可以许下一个愿望。

这个愿望可以是提取数目惊人的奖金池,可以是赦免一个犯下罪孽的罪犯,也可以是将自己的身份由平民改换成贵族——在不显著侵害他人权益的范畴内,举办方似乎非常乐意满足胜者的心愿。

……而今天,就是这场角斗的开幕战,也是预选战。

矗立在荒漠上的这座金属角斗场如今已经坐满了观众。随着倒计时的数字投影出现在角斗场的上空,十数万的在场观众和以亿计数的转播观众都同时停止了话语和动作。而在角斗场内沿,一排排兵器架正从地底缓缓升出,无数点寒光凝成了一圈巨大的兵器带。

所有的人都同时噤声屏息,在这怪异的沉默里,空气中的威压感和紧张感却在飞快地飙升。

在刺耳的笛声响起之后,角斗场内场的十二道内门同时打开了。

黑压压的人流涌进场内,飞快地奔向了各处兵器架。从制高点凌空下瞰,密密麻麻的人头仿佛蚁的群落,四散,交汇,然后——

很快地出现了一点红色。

血迹铺开的样子一开始并不起眼,更像是铺满桌面的白纸上染上了针尖大的污渍。

只是这星点的红色迅速地在各处显现出来,仿佛某种传染的病症。

一场足有万人的献祭,正式开始了。

……

尤金没有随着人流一起往前冲。门外的烈日过分刺眼,他保持着一定的步速向外稳步走去,让自己的眼睛适应着光暗的变化。有人从他手边迅速地跑过,喉咙里是走了形的啸叫。

厮杀在笛声吹响的那一瞬间就已经开始。在门没有完全拉起前,就有人在推搡,踩踏和互殴之间失去了性命。尤金敏捷地躲开了这些预想中的祸乱,眼中的目的很明确,是兵器架上那几柄常见的弯刀。

最先拿起武器的人已经开始了砍杀,尖叫,惨叫,痛呼甚至是笑声在耳边接二连三地响起。尤金对这一切视若无睹,仿佛身边溅起的血花于他并不存在。身后有人大叫着向他扑来,他并没有回头去看,只是在来人接近时猛地向后一个肘击,砸向了对方的心口。在袭击者弯下腰的同时,尤金侧过身去,左手握住了袭击者的右上臂,右腿向前一步转到了袭击者身前,一个利落的过肩摔将对方摔在了砂土地上。

这个动作发生在转瞬之间,袭击者右手甚至还拿着匕首,却没能占有任何先机。被摔倒在地的男人试图爬起来,尤金毫不犹豫地一脚踏上了他的喉骨。

然后他弯下腰去,把那柄被迫脱手的匕首捡了起来,别在了腰后。

再直起腰的时候,尤金面前站着一个手持双弯刀的男人。男人的身量并不高,看着他的眼神十分疯狂,却也混着一些惊惧。

看看最近的兵器架上已经空空如也,尤金表情没变,平静地问了对方一句:“能把你的刀给我吗?”

回答他的是男人尖叫着向他扑来的身影。

最新小说: 雌君总想迫害我[虫族] 惊!玩游戏也能成神吗[全息] 网游:永恒真理之主 咸鱼攻摆烂后被小肥啾rua了 原神:十连满命火把丘丘人 末世之将物资上交国家 关于我被迫成为噩梦boss这件事[无限] 联盟:摆烂就无敌,布响丸辣! 被迫成为猎人后 退婚后我靠美食红遍全星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