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第 23 章(1 / 2)

中秋当天,风和日丽,青林A高的十来辆大巴,浩浩荡荡地开往南城。

几百个年轻的Alpha带着复杂又激动的心情,等待着与Beta和Omega的第一次正式会面。

对其中不少人来说,这更像是场重逢,幼时的玩伴一旦分化为异性,便进入不同的学校念书,年少的友情也渐行渐远。

这场破壁之旅,是他们向成人世界踏出的第一步,有忐忑有紧张,更多的是向往。

出发前,所有人都打过抑制剂,那玩意儿有安定功效,所以车上直接倒了一大片,等到了地方下了车,大家看着还是困兮兮的。

老成呵斥众人:“都打起精神来,没见瀚林的来了吗!”

B高的先到了,人数是A高的两三倍,乌泱泱的聚在一起,言谈透出骄矜。

A高人瞬间清醒,捋了捋发型,抖擞精神。

老成赶鸭子似的把他们往校门里赶,一边反复叮嘱:

“绝对不许惹事打架,吵架也不行啊!要和蔼、亲切,体现我们Alpha的素质!”

钟念打着哈欠跟在队伍里,眼神懵懵的,还没睡醒。

江传雨故意落下几步,等他走到自己身边,递过去一块巧克力,

“昨晚没睡好?”

“嗯。”

钟念撕开巧克力塞进嘴里,鼓鼓囊囊地回答:“做卷子做太晚了。”

说到这个,他似乎想到了什么,抬头看着江传雨,

“雨神,回家以后我能不能跟你连麦做题啊?有些题让我自己做,要想好久好久好久……”

他一边晃脑袋,一边无限重复着‘好久’,像放在轿车仪控台上的摇头娃娃。

江传雨哪受得住这样的攻势,只能笑着点头。

钟念这才停止了晃脑袋,觉得头有点晕。

今天的第一项活动,是三校聚在大礼堂开会,钟念跟江传雨并排走着,进了礼堂自然就坐到了一起。

三校的高三生加起来超过千人,又是ABO首次齐聚一堂,其压抑和紧张可想而知。

进去没多会儿,钟念就开始冒汗,心慌气短,憋闷得难受,拿起座位上的矿泉水一口气喝了大半瓶。

江传雨见状,把自己的水递给他,“一块巧克力让你渴成这样?”

钟念没回话,探头看了看Omega的座位区,隐隐有些不安。

虽然他打了抑制剂又喷了阻断剂,但刚才在经过Omega区域的时候,他明显感受到了与Alpha截然不同的信息素。

毫无攻击性,但粘腻、缠绵,莫名让人走不动路。

Omega聚在一起,就是这样的吗?

钟念越想越害怕,口干舌燥,心跳得厉害,转眼间灌下去两瓶水,后背的汗已经把校服都打湿了。

他四肢也在冒汗,手表贴着皮肤又硬又难受,便把表摘了扔进包里。

江传雨把他的坐立不安瞧在眼里,拉过他手腕看了看,

“抑制剂打过了吧?”

“嗯。”

钟念点头,江传雨的手指很凉,却又凉得他不舒服,他挣脱开收回来,裹进自己的燥热里。

江传雨抿了抿唇,没再说什么。

这时,掌声乍起,宝华的校长走上台,开始发表演讲。

“这个礼堂是五年前翻修的,落成当天就有人问,宝华三个年级加起来也没几百人,你修这么大个礼堂来做什么?”

“我说,念高中的Omega会越来越多,而且,将来还会有Beta跟Alpha来学校参观,他们人那么多,我们得有待客的地方。”

“当时他们那个笑啊,说我是痴人说梦。但我坚信,会有这么一天,最年轻的ABO三性同坐在一片屋顶下,敞开心胸,畅谈未来。”

“今天,我的梦想成真了。”

潮水般的掌声经久不息地回荡在礼堂上空,三校的学生都有所触动,气氛瞬间热烈起来。

但对钟念而言,就更加难受了,他被掌声炸得耳鸣,烦躁得一秒也坐不下去了。

“水喝多了,上厕所。”

丢下这句,他迅速跑没了影。

*

跑出礼堂,呼吸着新鲜空气,钟念慢慢缓和过来,心跳也逐渐平复,便真的想上厕所了。

他绕到礼堂后面,发现厕所门口还有专人做指引。

“是Alpha吗?”

一个矮矮的Omega男生见到钟念,伸手一比:“Alpha的厕所在三楼,麻烦你往上走。”

对哦,Omega学校,是没有Alpha厕所的。

上完厕所后,钟念不愿回到憋闷的礼堂,便沿着走廊教室一间间地看过去。

这层楼大概是宝华的课外活动区,有摆着油画的画室、挂着毛笔字的书法室、尽头则是一间偌大的练舞厅,里面没人,但门窗大开,风把窗帘吹得哗啦直响,眼看就要从挂钩上掉下来了。

钟念走进去关窗,滑窗的轨道老化,他费了些功夫才推动窗玻璃,关最后一扇窗时,风从逐渐变小的缝隙里挤进来,把大门哐当摔了过去。

那声音吓了钟念一跳,他急忙转过身,对着空荡荡的练舞厅吞了下口水。

最新小说: 听说我离婚了 女配总是自作多情 假结婚后带球跑 分手处理事务所 工藤家的少女 被迫嫁给仇敌以后[快穿] 未婚妻不对劲[穿书] 平仄 剧情似乎哪里不对[末世] 最佳传闻(exo同人/BG/主灿勋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