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第 18 章(1 / 2)

阴天、小雨、微风。

光秃秃的树枝被吹得摇摇晃晃,一下一下打在窗玻璃上,发出房间里唯一的声响。

钟念屏住呼吸,怔怔地看着江传雨,直到胸口憋得不行,才蓦地深吸一口气,转开头到处翻东西。

“我护腕去哪儿了?看见我护腕了吗,蓝色的。”

咚——

一个黑影砸到钟念面前,就是他要找的护腕。

钟念拿起来往手上一套,跳下书桌,若无其事地催促江传雨:

“走吧,今天你可是主力。”

江传雨坐着没动,“不解释一下?”

钟念‘啊’了一声,恍悟道:

“你说花语那个?我喜欢花,平时就好看点花语啥的,好去骗小姑娘。那啥你快换球衣啊,我先出去了。”

他边说边往后退,刚把门锁拧开,身后一股大力砰地关上了门。

就这么眨眼功夫,江传雨已经抢到钟念身边,单手撑着门板,半垂下头,死死盯住他。

“在医院碰到,也不给我打个招呼?”

他极高,又压得近,且明显动了怒,再多的阻断剂也隔绝不了他周身涌动的信息素,像暴风雨前的海面,黑沉沉一片。

钟念不由自主地吞了下口水,怂怂地退了两步,眼神左右乱瞟,不知该落到何处。

艹,此人段位深不可测!

难道,补课的真正目的也被发现了?

江传雨见钟念露了怯,身子前倾,将他堵在门板与墙壁的角落里,锁住他双眼,逼问:“说话。”

钟念快被压得快透不过气来了,眼里只剩下江传雨喉结上那颗红痣,红极艳极,像一星火光。

他舔了舔唇,艰难张开:“我……”

砰砰砰——

“钟念!你特么找个护腕找到欧洲去了?马上就要开场了,你敢迟到我能把你头拧下来!”

徐婉的河东狮吼,瞬间化解了房间里胶着的气氛。

钟念急忙应了一声,示意江传雨让开,江传雨咬着后槽牙收回手,钟念一秒开门,嗖地溜了出去。

接着,他跟徐婉的对话清晰地传进来。

“你躲在里面干嘛?脸这么红?”

“找东西找的。”

“雨神在不在?没看到他。”

“在,换球衣。”

“靠,你不会是偷看人换衣服看得满脸通红吧!”

“滚!老子还没看到。”

江传雨听着他俩的脚步声越走越远,勾出一抹笑,伸手解开校服纽扣,开始换球衣。

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今晚的月亮应该圆了。

*

今天实在不是个打球天。

昨晚刚降过温,又在飘雨,天阴沉沉的,随时有可能转为大雨。

但两大顶A的正面交锋,吸引了大批吃瓜群众,他们不畏恶劣天气,自备瓜果饮料,抢占前排。

钟念跟着队友做热身时,场外开始骚动。

“来了来了,啊啊啊雨神好帅!”

“霄哥看我看我!好A啊啊!”

“啊啊啊他们对视了!啊啊啊他们说话了!啊啊啊我要死了!”

钟念回头,正好看到江传雨跟林霄擦肩而过,他额上束着条黑色头带,眉心微蹙,隐隐有肃杀之气,整个人看着又冷又飒,让人心口直跳。

钟念忙转开脸,跟其他队员打闹开了。

他心里虚着呢,但大战在即又不得不打起精神——他这场再掉链子,徐婉真的会拧下他的头。

江传雨很快加入队中,三言两语安排好阵型,最后一眼扫过钟念,

“别跟他们后防线硬碰,尽量在三分外投篮。”

钟念看了看越来越大的风,勉强点头,“风太大,可能会影响准头,我尽力。”

“加油加油!”

徐婉率先伸出手,围成一圈的队友纷纷把手叠上去,江传雨明显等着钟念伸手后,再将大手压了上去。

“七-班-必胜!加油——”

接着,哨音一响,比赛开始。

林霄作为这部广播剧的男主,血条厚buff强,金手指也贼粗,组织个班队,五个人里,有三个接近2米高,站在篮下,跟铜墙铁壁似的。

哪像七班这边海拔最高就一个江传雨,还有徐婉这种170出头的女Alpha。

从开场争球起,林霄跟江传雨的火星就没断过,跟一对连体婴似的,全场互攻互防,你抢了我篮板,我就用灌篮回敬,愣是把一场班级对抗打得高|潮迭起,让观众喊破了嗓子。

“这他妈才是顶A!!”

“雨神压他快压!盖帽盖帽!”

“霄哥快,再快点!甩掉他!”

钟念一开始还跟着跑,几圈下来累得跟狗一样,对方后防线上的俩金刚挤都挤不动,为了过人,他腰都快扭散架了,拼了老命才拿下十来分。

上半场结束哨音吹响时,除了江传雨,七班其他队员立刻一屁股坐地上,全都脱力了。

30:26

七班暂时落后,但比分咬得很紧。

江传雨摘下头带,往后捋了把湿发,问大家:“顶得住吗,要不要换人?”

“不换,现在已经是能凑出来的最高水平。”

徐婉上气不接下气地摆手:“下半场,我们防守……攻就靠,就靠你跟钟念了。”

钟念出气比进气还要多,听见这话差点没喷出一口老血。

最新小说: 听说我离婚了 女配总是自作多情 假结婚后带球跑 分手处理事务所 工藤家的少女 被迫嫁给仇敌以后[快穿] 未婚妻不对劲[穿书] 平仄 剧情似乎哪里不对[末世] 最佳传闻(exo同人/BG/主灿勋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