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第 9 章(1 / 2)

钟念:?

徐婉:?!

江传雨:……

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回到教室,已经有几道人影朝他们仨走过来了!

江传雨松开手指,前移,从徐婉手里抽走纸巾,顺势递给钟念,钟念不假思索接了,粗暴地猛蹭下巴。

江传雨满意了,冲他俩一颔首,转身走开。

像狗一样敏锐的孙茂迅速扑上,瞪着徐婉跟钟念,质问:

“你们三个gaygay的在干嘛?”

徐婉立刻甩锅:“不是我,是他俩gaygay的。”

向衡也凑过来半个脑袋:“难怪钟念饭吃得那么快,就为了赶着回来跟谁gaygay的?”

钟念暴躁:“老子是回来重写作文,晚上要交的!”

徐婉反驳:“写作文怎么跟雨神眉来眼去的?还很风骚地笑!”

钟念摔笔:“人家问我要东西!你们脑子里除了黄色还有什么?”

众人齐齐摇头,“没了”,“搞黄色”,“黄中黄即为橙”。

钟念把试卷塞到孙茂怀里,没好气地指示:“去拿给雨神,老子没时间了。”

好戏看完,大家意犹未尽地散了,徐婉回到座位上还是有些没想通。

“刚才雨神是什么意思?”

钟念正咬着笔帽凑字数,不耐烦地啧了声:“有伤风化吧,男女授受不亲,你以后少对我动手动脚的。”

徐婉柳眉直竖:“什么男女?都是Alpha,看不起谁了?要不要现在去厕所比大小?”

钟念吓了一哆嗦,打摆子似的摇头:“不比不比,你大你大。”

他们几个向来没什么节操,对话一个字不落地送进江传雨耳朵里,让他忍俊不禁地扬起了嘴角。

送回来的语文试卷在钟念书桌里躺了两天,跟他的衣服、笔袋、吃剩的零食挤在一起,被揉得有些皱。

有洁癖的江传雨见不得这番乱,拿起来想要抚平褶皱,却不想闻到了浅浅的的草味。

是钟念的信息素,理直气壮地赖在别人的试卷上,宣布主权。

江传雨几乎是本能地凑上去,深深一嗅,贪婪地把那些草木味的分子收进腹中。

曲桃正想找他说话,目睹整个过程,傻了。

“这试卷……是钟念给你的?”

江传雨回过神来,跟曲桃怔怔相视,眼里闪着错愕。

曲桃见他这样,有些了悟:“你这两天是不是没打针?”

是没有,但之前的频率就降下来了,为什么会……

江传雨猛地站起身,丢下一句“我去医务室”,踩着晚自习的铃声,出了教室。

*

钟念花了一节课重写作文,去办公室交给老成后,难得的没挨骂,欢欢喜喜回来,往自己座位蹦,途中无意的一瞥,看见了江传雨的空座。

“雨神去哪儿了?又不上晚自习?”

这人也太神秘了吧,动不动就缺课,到底在做什么?

钟念半是好奇半是关心,干脆坐到江传雨座位上,拉着曲桃正儿八经地问:

“雨神是不是加入了什么奥赛小组?经常不见人啊。”

曲桃摘下耳机,略带忧郁地打量起面前这位傻白甜。

白是挺白,皮肤透光,手背还能看到青色血管;长相偏甜,无辜小狗眼,细软微卷发,五官亲和;

傻也是真傻,成绩倒数,言行幼稚。

就这么个扔O校都不见得能拿第一的弱A,居然能影响顶A的信息素?

天理何在!

曲桃深深为江传雨不平,对钟念的态度难免有些冷淡。

“你不会自己去问他?”

这回答就很曲桃。

钟念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识趣地站起身。

这时曲桃又发话了:“你还是别问了,最近都离他远点吧。”

钟念这就不乐意了,“为什么?”

“为了他好啊。”

曲桃瞪了钟念一眼,继而放低声音:“雨神……生病了,让他静一静。”

钟念愣住,几秒后关切地问:“他怎么了?”

……

“怎么了?”

接到电话的校医匆匆赶来,看到了坐在病床边,双眼紧闭的江传雨。

离开教室不过半小时,他像换了个人似的,眉心紧蹙,神情委顿,唇角向下垮,只有身板还挺得直,像架子一样,撑起倦到极致的躯壳。

校医心里一惊,眼神下滑,瞥见了他手腕内侧的针眼,沉下脸来:

“说了很多次这跟抑制剂不同,以后不许自己打。”

江传雨毫无反应,日光灯下肤色苍白如纸,像一尊表情凄苦的石膏像。

校医无奈,只能坐到旁边静等。

片刻后,江传雨深吸了口气,长睫一颤,睁开双眼。

校医低头看了看时间,警觉地皱眉:

“不到十分钟,你是不是把剂量加倍了?”

江传雨伸手按了按额角,淡道:

“刚才只是突发状况,今天是为信息素来的。”

针剂起效快,十分钟前还像株半死植物的少年,这会儿已经活了过来,眼波流转,神色灵动,只能从略带沙哑的嗓音里,看出针剂过量的痕迹。

卫生局对20岁以下的顶级Alpha监管严密,尤其是被评定为3S的顶A,会在各个学校单独建档,实时追踪。

当情绪波动变大时,得马上跟校医报道,做血象检测,指数一旦爆表,需立刻上报。

只因他们不是天才,就是疯子,创造力和破坏力成正比。

信息素是一把双刃剑,能激发出最大的生理潜能,也会导致激素严重失调,多数顶A都会定期注入适量抑制剂,以调节激素平衡。

这两年来,每周来这里拿药、领抑制剂,是江传雨跟林霄的定期功课。

校医打开江传雨的病历档案,神情严肃地告诫:

“上次发病是五天前,频次在变短。”

“对,信息素波动的频率也缩短了。”

江传雨朝床头歪歪一靠,双眼有些畏光地半垂着,语气平淡。

“除了胸闷、心躁,还有别的症状。”

……

“……有什么症状?我刚跟他讲话的时候不还挺正常的吗。”

最新小说: 被迫嫁给仇敌以后[快穿] 假结婚后带球跑 未婚妻不对劲[穿书] 最佳传闻(exo同人/BG/主灿勋白) 女配总是自作多情 剧情似乎哪里不对[末世] 平仄 分手处理事务所 听说我离婚了 工藤家的少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