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第 55 章(1 / 2)

周不喜点了点头,突然猛烈的咳嗽起来。

程凤用手摸了摸周不喜的额头,还好不烫。他顺着周不喜的背,着急地说道:“怎么突然咳的这么难受,我带你去医院看看吧。”

周不喜趴在程凤怀里又咳嗽了一会儿,咳完之后,却是安心的笑了,说道:“不去医院。我就是被他们气的。我想睡觉,老公抱我回屋睡觉吧。”

程凤抱着周不喜回屋的时候,总觉得周不喜又轻了。难以想象一个男生,居然能轻到这种程度。

周不喜房间的窗户外面,有一棵高大的柳树,如果有月光,柳树枝条的影子,会倒映在窗户上。

程凤用手指梳着周不喜红色发丝,轻声说道:“上学时候学的东西都快忘光了,就记得有一篇课文,题目叫《记承天夜游》,好像是讲诗人和他的朋友,晚上睡不着,出门散步的时候,把树的影子当成了水中的水藻。”

周不喜刚开始枕在程凤的怀里,听着程凤说话,周不喜翻了个身,将全身的力量都压在了程凤的身上,周不喜用流光溢彩的眼神看着程凤,说道:“原诗是:水中藻荇交横,盖竹柏影也。只可惜,我窗前这个是柳树,不是竹柏。要不然我们两个,也可以出去夜游了,题目就叫《记周家老宅夜游》。”

程凤捏了捏周不喜的耳垂,又用手指去抚摸周不喜的脸,眉眼认真,一片深情,又憨又傻,柔情无尽。

周不喜觉得程凤呆呆的眼神很好笑,他一手拄在程凤的身上,一手摸到程凤正抚着自己脸的手,“程凤,你怎么不说话啦?”

“周不喜,你为什么长得这么好看。”程凤脸有点红,低声问着。

周不喜在程凤的喉结上舔了舔,细声细语的说道:“程凤,你是不是又想干我啦?你发现没有,你每次干我之前,都会先夸夸我,以前是夸我可爱,现在是夸我好看。”

程凤脸更红了,他揉着周不喜的头发,咽了一口唾沫,认真说道:“周不喜,我夸你的每一句,都是发自内心的。你的好看,你的可爱,都吸引着我。”

周不喜听见程凤的心脏猛烈跳动,像是来自中世纪的遥远钟声,历经无数相遇与错过之后,在这一刻,终于来到轮回与永生。

“何夜无月,何处无竹柏,但少闲人如吾两人者耳,”周不喜又吟诵起后面的诗句,笑嘻嘻的继续说着,“就像现在的情景,有月光,有树,也有我们两个闲人。”

“这样的时光再多也一点就好了,越多越好。”程凤的手不自觉的揉着周不喜的腰。

周不喜感觉腰上痒痒的,那些来自中世纪的遥远钟声回荡在他的心里,他往上挪了挪,凑到程凤的耳边说:“老公橄榄我。”

程凤的眼神变了。

像是光芒无印的绿野上,盛开出永不败落的花朵。

第二天,周不喜还在睡着,程凤已经起床了。

程凤轻轻的把门关上,走过楼梯拐角,就看到了周不信。

周不信现在也不再穿着肮脏而宽大的校服,程凤突然想到,也对,这个夏天,周不信已经高中毕业了。

周不信好像站在那里等了程凤很久了,程凤走过他面前的时候,周不信抬起头来,他好像要说话,但犹豫了很久也没有说出口。

“有什么事吗?”程凤轻声问道。

周不信从口袋里掏出一支钢笔来,用嘶哑的嗓音说道:“周不喜最近没有再折磨我了,应该是你在他面前帮我说了好话。这是我们学校送给毕业生的毕业礼物,我留着也没用,给你吧。”

程凤不接,只是温柔的笑了笑,对周不信说道:“不用谢我。你哥哥本来就是很好很好的,他以前只是没想通,现在想通了,你们就能好好相处了。”

周不信看了程凤一眼,他紧紧的攥着钢笔,他并不认同程凤的话,低着头,悲伤的说道:“你把他想的太好了。你不懂,被收养的小孩,怎么可能和亲生的小孩真正的和谐相处呢?”

程凤叹了口气,说:“周不信,我给你讲讲我自己的经历吧……”程凤将他自己被收养的那些年的经历说了出来,当然隐去了和姚欢聚之间的那些纠缠。

周不信怔怔的看着程凤。

程凤笃定的说道:“周不信,不如我们来做个实验吧。一会儿看见了周不喜,你叫他一声哥,看看他会不会答应。你觉得,你跟他永远不能真正的和谐相处;我却觉得,只要你愿意,他其实是把你当做弟弟的。”

周不信沉默了一会儿,良久之后,他再钢笔再次递过去,说道:“你把钢笔收下,我就去试试。”

这次,程凤终于收下了钢笔。

*

周不喜起床就没看到程凤人了,他刚穿好衣服就听见敲门声,他还以为是程凤,于是赶紧跑去开门,结果一打开门,看见的居然是周不信。

“什么事?”周不喜问。

周不信憋了很久也不说话,其实他不相信程凤,他答应程凤来做这个无聊的“实验”,只是想让程凤收下钢笔罢了。

最新小说: 原来偶像也暗恋我[娱乐圈] 穿进Alpha高中变O了 氪金养崽后我被迫走恋爱剧情[娱乐圈] 玲珑月 妒火灼心 别和我装穷 重度迷恋 我养霸总们那些年 全世界都为我神魂颠倒[穿书] 天团与皇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