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幕僚(1 / 2)

众人将水贼押送回军营,告诉了总长相关情况。

一时间,其余卫队的队长都惊了。

他们也曾从那村旁经过,却根本没察觉有什么不对,也没料到竟是水贼潜藏的地方。

总长心里感叹姜经历果真没认错人。消息传到上层,他按照赵巡抚的指示,又遣黎云书仔细搜查附近。

黎云书半点懈怠也没有,带人端了六七个窝点,又连带着查出了数个与水贼有交易的村落,动作一气呵成,下手毫不留情。此举一出,连校尉都知晓了“春生”这名字,颇有几分惊奇道:“倒当真是匹黑马,值得提点。那无稷村旁水贼盘踞已久,不若再给他些兵马和时间,看看他能如何解决。”

一周后,黎云书将祸乱无稷村一带的水贼尽数押送回临安,释放了被水贼关押的百姓,还将那水贼首领的头提了回来。

要知道无稷村旁的水贼比地鼠还狡猾,莫说是杀那首领了,便是派人去抓,也没几个能见那人一面。

可她做到了。

沈清容虽不常在军营中,也知道了她的消息。

他与校尉闲谈时,听那校尉问:“当时姜经历视察时所提拔之人,莫非就是春生?”

沈清容点头,“他毕竟从关州来。关州濒临北疆,武学之风浓厚,是而他虽模样纤弱,气息步调却十分稳重,一看便知是有几年经历的。”

校尉笑了下,“我倒真想认识认识他。”

辞别了沈清容后,校尉领人往营中走去。

去时众人正在练剑,他寻人带路,很快找到了黎云书。

她一身戎装,长发高束,鬓边没有一丝碎发,显得齐整而干净。若单看模样,她肤色白皙,不似其他将士那般威猛,单单一扫确实不敢相信她会有这本事。而仔细看去,她虽眉目长得秀气,眼神里却像藏了刀子,剑光迅疾如风,一时竟让人忘了去注重她的外貌,而将焦点放在她的招式之上。

校尉看了她许久,又思索着看向她刻意用衣领遮住的脖颈,“把她叫来,我和她过两招。”

须臾,黎云书被带了上来。

所有练兵的人皆缓下了动作,偷偷摸摸往这边看。

她立在校尉身前,浅浅淡淡地收起长剑,伸手行礼。那模样并不像是看见了自己的上司,倒像是两个陌生人的初次熟识,连眼底凉薄的寒意都未有收敛。

校尉瞬间觉出了黎云书的与众不同,笑着接过属下的剑,“春生,看看你能在我剑下接过几招!”

说罢他剑拔出鞘,刀刀取她命穴而来。

黎云书有底子,见状也不含糊,挡去他许多招,甚至还一度转守为攻。

但她到底不如尸山血海中磨砺出的六品校尉。二人抗衡了数十回合后,校尉的剑意越来越快,终于把她逼出了几分匆乱。黎云书躲过一招,碍不住他将剑斜斜一挑,竟挑开了她的束发。

她顿了片刻,后知后觉地伸手打理,被校尉挥手制止住,“行了。”

“功夫倒还凑合,不过嘛......”校尉别有深意地看着她,“难怪姜经历对手下这么严苛,唯独肯照看你。”

黎云书没敢应。

自然知道校尉是认出了她。

没办法,她的模样原本就算不上英气,冷下脸顶多是凶一点。若非凭着舒愈的演戏和她手里那几分底子,她恐怕还撑不到今日。

可即便被认出来,她也没有慌乱,甚至还逆着校尉的目光,挑了下柳眉。

这神色状若无意,却带了几分懒倦的挑衅,举止投足间都像在问三个字:“所以呢?”

校尉神色微敛,“你随我过来。”

她看校尉神色晦暗,却没有动怒,明白这人还想利用自己,不免轻嗤了声。

一路上她都目不斜视,用断掉的绳结重新束着头发,也不去理会旁人的目光。

所有的兵卒都懵了。

有人戳了下舒愈,“你不是早就认识他吗?这是怎么回事?”

舒愈没想到黎云书露馅露的这么快,又是紧张,又是后怕,“是怎么回事你们不都看见了吗?”

“春生哥是个女的?”

“是又咋样?”

舒愈心里崇敬黎云书,听这反问,以为是旁人质疑她的身份,当即怼道:“你们还不是照样打不过我师姐。”

“这是打不打得过的问题吗!”那人又气又后悔,“老子都快三十了还没老婆,当时我跟她杀贼的时候,咋就没多个心眼呢!”

*

黎云书跟着校尉走到了营帐中。

校尉问她:“你是替自己家人从军?”

“不是。”

“那为何来此?”

“替旁人来的。”

校尉笑了声,“你和姜经历交谈时,话也是这般简洁吗?”

“......”

她只好从实道来,“民女家中贫寒,母亲重病,弟弟年幼,只是想找个来钱快的法子。正巧关州有位老者高额悬赏替子从军者,民女见他儿子身形孱弱,又是老年求得的独子,一时恻隐,就答应了。”

“那你,是怎么和姜经历有的交集?”

“姜大人随四殿下援助关州时,曾有过一面之缘。”

她牢记着沈清容目前的身份,没有将他原本的身份袒露出来。

校尉点头,显然是信了她的答复。

“寻常百姓很难同四殿下有交集,更没有你这般气度。所以,你到底是谁?”

“黎云书。”

屋内静了片刻。

校尉觉得自己在哪里听过,还没想出缘由,身旁兵卒陡然一惊,“莫不是那阳关道的解元?”

“原来是那位。”

校尉嘱咐人翻出本名册,哗啦啦地寻找着人名。黎云书见他找出印有“春生”名字的那一页,“军中不留女子,你有大功,我便不罚你。至于这个春生,就当他没存在过吧。”

她眼瞧着校尉在“春生”的名字上打了个叉,“那我明日便能走了?”

“走?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哪有这么简单。”

黎云书有些不妙的预感,“校尉的意思是?”

她见校尉将自己又打量一番,像看着一个物件,心里咯噔了一下。

......该不会是要杀了她?

最新小说: 当年万里觅封侯 我的那些年 青龙图腾 穿越之黎锦的农家日常 我有一个世界 继后 生随死殉 红尘劫 世子妃只想做外室 摄政王令朕智昏[穿书]